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剑影婆娑
    马车行在青石板铺成的官道上有些颠簸,晃动的人想睡觉,所以黄蓉很快便打了一个呵欠,将手中的账簿放了下来。

    洛川说道:“你也是多事,这些繁琐的事情交给小九去办就成了,还非得抢过来做。”

    黄蓉嘻嘻一笑,说道:“洛姐姐,你不知道,他笨死了,这些账簿让他整理得需要三四天呢,而且还得熬夜。我便不同了,半晌的时间便能轻松搞定。”

    洛川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你呀,心疼那小子就直说,非得找这么多理由。”

    谢然接过话头,说道:“黄姑娘若实在忙不完的话,可以找我啊,账簿这些事情我也是懂一些的。”

    “恩。”黄蓉点点头,随即关心的问谢然身旁的穆念慈:“穆姐姐,你身子怎么样了?”

    穆念慈上车后一直在半睡半醒之间,精神萎靡不振,让人看了很是心疼。她轻笑着答道:“还行,只是赶路枯燥,让人有些犯困。”

    洛川应了一声:“不错,的确是枯燥了些,不如便让蓉儿讲讲她与小九是如何相识的吧。”

    “对对。”黄蓉没想到首先出声附和的居然会是舒书,只见她放下碑帖,眼中八卦的火光四射,好奇地问道:“小九字写的那么难看,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黄蓉做了个鬼脸,说道:“没有啊,其实然哥哥写字很好看呢,只不过他不用毛笔,用的是炭笔。而且还会写好多有趣故事呢。《三国演义》就是他写的。还有聂小倩!”

    泪这时凑了过来,说道:“咦,我怎么没有听九哥说过这些故事呢?黄姐姐,你快讲讲。”

    黄蓉正要说话,却见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她疑惑地问道:“现在就要停下来歇息吗?”

    正说着,黄蓉只听外面的岳子然冷冷地说道:“死太监,是你!”

    一公鸭般的嗓音响了起来:“岳公子,洒家恭候多时了呢。”

    岳子然淡漠地说道:“你还敢来找我?我师父他老人家被你打伤。这旧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哎呦呦,一见面就翻洒家旧账,也太没礼貌了,洒家这次可是专程赶过来见你的呢。还在前面凉亭内特意为你准备上好的饭食。”太监含着刺耳的笑声说道。

    “有鸳鸯五珍脍没?”

    老太监一愣,微张了张口,犹豫之后才说道:“没有。”

    “那也叫上好饭食?死太监糊弄鬼呢。”岳子然毫不客气的说道,说罢黄蓉只听一声清脆的拔剑声,岳子然已经是拔剑在手。

    只听他蛮横地说道:“既然你这么没诚意,什么也别说了,我先为师父他老人家出出气再说。”

    太监挥退自己的手下。说道:“正好洒家也试试岳公子的剑法,看看你从洒家这里抢走剑谱后。有没有长劲呢?你们都退下,千万不要伤了岳公子的家眷呢。”

    黄蓉一听要动手,急忙拉开车帘,站了出来,身后的洛川说道:“唉,打上伞。”

    其他人这时也透过掀起的车帘向外面看来,只见在青翠欲滴的竹林之间夹着的官道上,此时正围着一群锦衣江湖客,他们横在瘸子三一行黑衣人面前,将官道挡了个严实。

    黄蓉接过洛川的油纸伞,看向与岳子然对峙的那个太监。

    只见他面色红润,皮肤细腻发白,头发花白盘在头顶上,眉毛也是白色的,唯有那团显眼的发黑的胡子,看起来不伦不类,让人想笑。

    他旁边还站着一位年轻的太监,生的十分俊俏,白净的面庞上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污渍。在他们两个身后站着的便是黄蓉熟悉的一些面孔了,那邋遢的四个人她都在万花楼见过,还有一个算卦先生的装扮很是熟悉。

    岳子然扭头看了一眼黄蓉,皱着眉头对那太监说道:“麻烦你把‘呢’字去掉好不好?爷听着反胃。”

    老太监用手摸着自己的黑色胡须,目光冷冽,脸上却是欢笑道:“那得看你能不能打的过洒家呢,要知道你师父可也伤在洒家手上了。”

    “你也是没羞没骚的。”岳子然冷笑道:“偷袭也算本事?”

    “在洒家的字典里,只有成功与失败呢。”老太监皮不开肉不绽的笑道。

    两人这会儿看似一直交谈,却是在暗自做准备,好将自己的状态调到最好。

    尤其岳子然此时最为兴奋,身子内的血液比平时流动的快了许多。

    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交手了。

    他们第一次交手是在岳子然在军营劫狱救刘三哥时,这太监便是逼着岳子然使出左手剑的那人。第二次是岳子然在赶往中都之前,心中着实按捺不住对于这太监快剑的好奇,在夜晚潜进宫去与他较量了一番,那本被他换了书皮藏在石匣中的《辟邪剑谱》便是那晚岳子然从这老太监处抢来的。

    岳子然兴奋的原因在于,这老太监是他目前遇见过的唯一可以在剑速上与他匹敌的人。

    岳子然突然问道:“死太监,问你个事儿。”

    “什么?”老太监目光紧紧盯着岳子然。

    “你那剑谱是不是真的只能自宫才能修炼?”岳子然眼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

    老太监一愣神。

    就是现在!

    岳子然眼睛一亮,身子在马上飞跃而出,左手剑如飒沓如流星,飞快地向老太监的咽喉刺去。老太监反应也很快,手中的宝剑众人还未听见出鞘声,便见一道银丝在雨幕中划过,精准无比的抵住了岳子然的那一剑。

    一击不成,岳子然身子在空中手腕一抖,瞬间已经是三四招剑法使出,在雨幕中耍出三两点寒光。太监冷笑一声,身子踏步向后,手中的宝剑将岳子然的几次攻击也是速度飞快地一一化解。

    在一旁观看的白让只觉自己的眼睛此时已经不够用了。

    他能听见金铁交击声,但目光中却只是两柄宝剑的残影,完全分不清楚他们两个的招式。

    突然老太监一声怒喝,原来是他的衣角被岳子然的宝剑斩下一片来,飘然落在了泥水里。

    老太监此时心中又惊又怒。

    在差不多一年前他与岳子然交手的时候,还是处于上风的,尤其是在内力修为方面。

    但现在岳子然的快剑已经达到了圆滑如意快如闪电的地步,根本寻不出丝毫的破绽来,内力更是上升了很大一截。

    老太监一时狼狈,只能跃出了官道,飞到了竹林上。希望躲过去岳子然一经占得先机便源源不断使出去的剑招。

    岳子然也紧跟了过来。

    一时之间,剑影婆娑,翠绿的竹叶被剑风扫中,随着细雨纷纷落下。

    黄蓉看着正焦急间,突然听岳子然冷笑一声,一声琴弦之声响过,他的左手中已经是换上了听弦剑。只听悦耳的弦声响过,听弦剑快速地掠过老太监站着的枝头,斩断竹枝,让老太监一个站立不稳。

    老太监急忙后退,只是他刚站立到另一竹枝上,便见整根竹子歪倒下来。

    原来岳子然在先前打斗时早已经有所算计,此时他站立的竹枝早已经是被岳子然的宝剑做过手脚了。

    老太监身子不稳,还想要挣扎,却突然见面前伸出一只脚来,狠狠地踹在他的肚子上。

    只听岳子然笑道:“死太监,你还是下去吧。”

    老太监挨了这一脚,顿时如断了翅膀的小鸟,摔在了官道旁的泥巴地里。(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