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百四十章 黄河三鬼
    夏日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树梢间的蝉鸣也变的慵懒起来。

    在小镇官道旁的树林间,掩映着一家酒肆,酒幡在微风中浮动,有一下没一下的,如同午后酒肆内的时光,让人昏昏欲睡。

    突然,青石板上响起“笃笃”的蹄声,如同和尚的木鱼敲在心坎上一般,不禁没有打断酒肆内的静谧,反而如外婆的歌谣,让沾了睡虫的酒客更加的渴睡了。

    “小二,打一斤好酒。”

    一个俏丽的身影从门外闪了进来,轻声对小二吩咐道。

    她的声音清脆,在昏昏欲睡的的午后宛如一股清冽的泉水,缓缓漫过酒肆内半睡半醒的酒客心间,剔除了心中的慵懒。

    他们纷纷抬头看过来,细细地打量来人,眼前莫不是一亮。

    少女约莫十七八岁,明眸皓齿、玉立亭亭、容颜姣好,身上披着一件洗旧的白色长衣,在白色的布料上,还有一些金色云纹若隐若现,看起来华贵无比。

    少女身上有江南女子所特有的婉约,却少了江南女子大家闺秀的羞涩,她脸上总挂着淡淡的轻笑,即使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也坦然自若,混不在意。

    唯独在感受到一些人的猥亵目光后,她才会看似漫不经心的扫过去。

    那眼神,宛如利剑一般,直刺人心底,让那些登徒子心中再不敢生起丝毫的亵渎之意。

    少女身上有两样东西,一把长剑,一个盛酒的酒葫芦。此时她正伸出白皙纤细的双手。将酒葫芦递到小二面前。

    少女是酒肆熟客。每日午后都会来打上一斤好酒。小二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轻声应了,接过酒葫芦,轻车熟路的打满,也不掂量,直接递给了少女。

    少女道了一声谢,从手中抖落出几枚铜钱来,扔到柜台上,宛如落在了棉花上一般。没有弹起、转动,更不曾发出声响。

    若酒肆内有江湖高手在场的话,一定会有人为她这一手喝彩的。

    可惜,现在酒肆内的酒客很少注意到这个细节。

    穆念慈接过酒葫芦,正要转身走出酒肆,却听外面的官道上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很快便赶到了酒肆面前。

    其中一人喊道:“他娘的,这是谁家不长毛的畜生?怎么也拴到马棚里来了。”

    声音粗哑,说话无礼,顿时让酒肆内的人感到一阵厌恶。

    穆念慈皱了皱眉头。加快脚步走出了酒肆,正好看见三位“熟人”。

    他们牵着马站在马棚前。其中一位更是挥着马鞭。要打在小毛驴身上,好把它赶到角落里去,为自己的马儿腾出歇息的地方来。

    这匹小毛驴是穆念慈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浑身油亮,聪明绝顶,尤为善解人意。最难得是它与岳子然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嗜酒。它在闻得有酒香后,往往会站在原地耍脾气,长嘶、哀鸣、打滚,用尽一切办法,非得畅饮上一番才会继续上路。

    “住手。”穆念慈轻斥一声,一枚铜钱脱手而出,显然用上了生死符的手法,打在对方使马鞭的手上,那人登时痛呼一声,马鞭应声脱手了。

    小毛驴这时转过头来,冲着那人“噗”的一口,吐了他满脸唾沫。

    穆念慈顿时笑了,心道:“你倒会驴仗人势。”

    “他娘的,你这杂毛畜生。”挥马鞭的人怒骂着,转过头来,却见另有一枚铜钱,精准的打在了他的嘴巴上,若非还有双唇护着,大门牙怕是便要被打落了。

    “最好闭上你的嘴。”穆念慈冷冷的说道。

    三人顿时齐齐怒目瞪视着她,在看清是穆念慈后,先是一愣,进而三人有些吃惊的问道:“是你?”

    “是我。”

    穆念慈淡然应了一声。眼前的三人正是鬼门龙王沙通天门下弟子,黄河四鬼中的三鬼。他们当初为了救出王妃,曾随着小王爷完颜康一路南下,与穆念慈也曾交手多次,打过照面,是以彼此之间还算熟悉。

    断魂刀沈青刚知晓穆念慈的实力,见她姿色靓丽更甚先前,心中顿时起了贼心。

    他探头看了一眼酒肆,问道:“姑娘一个人?”

    “不错。”穆念慈应了一声,旁若无人的走上前来,从黄河三鬼中间穿过,走到马棚,解开小毛驴的缰绳,正要转身回去,忽察觉到脑后袭来一阵劲风。

    只听沈青刚说道:“你掳走了王妃,此时更打伤了我们兄弟,此事可不能就这么了了。”

    先前挥马鞭的是追命枪吴青烈,此时也伸出长枪,向穆念慈的左侧袭来。

    穆念慈并不慌张,微微侧身避过沈青刚的单刀,右手微张,五指成爪,口中轻喝一声,手抓迅捷无比的抓住了吴青烈的长枪,再一横移,只听“撕拉”一声,吴青烈丝绸的衣服已经被抓下一块来。

    “这是什么功夫?”吴青烈心中大为吃惊,急忙后退一步,只见穆念慈白皙的手掌,此时正透出一种诡异的白来。

    穆念慈也未再理他,左手也是五指成爪,狠厉的抓向手执短斧慢了一拍,才打过来的钱青健。

    穆念慈的爪功迅捷无比,那钱青健还未反应过来,短斧已经被穆念慈打掉了,他手腕上的脉门更被穆念慈牢牢抓在了手中。

    钱青健初时不觉,只想挣开。

    但很快他便感觉到,自己体中的内力竟然通过手腕上的脉门在涌向穆念慈。

    他心下顿时骇然,五官因恐惧而扭曲,大声叫道:“快,快,大师哥,她…她在吸…吸我内力。”

    其他两人听了心中也是大骇。

    他们曾听师父说起过,江湖中最为毒辣的功夫便是吸人内力功夫了,因为内力是人们勤修苦练努力得来的,是江湖中人一生的修为所在。若轻易的失去了,当真比死了还要让人难受。

    不过,这种功夫对于增强自身内力修为还是很快的。当时三人在听师父说过之后,都曾想:“若要练这么一门功夫就好了,可比自己辛苦修炼内力容易多了。”

    可惜的是,这门功夫在武林中已有百多年不曾出现了。

    他们只当已经失传了,谁曾想到会在这里出现。

    吴青烈见穆念慈爪功狠辣,心中有所畏惧,本来还在犹豫是不是继续围攻她呢,此时听了马青雄的呼救,急忙舍了长枪,伸手要把他拉走。

    马青雄见自己内力流失越来越多,已经是慌了,此时见吴青烈伸手过来,也来不及多想,直接伸手抓了过去,左手恰好也抓在吴青烈右手腕脉门上。

    吴青烈刚要使力,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通过马青雄的左手也在流。他心中的恐怖可想而知,当下便想甩开马青雄的左手,却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浑身的力气居然使不上了。

    穆念慈这时还在与沈青刚缠斗。

    她右手成爪,一爪抓在沈青刚的胳膊上,登时血流如注。

    沈青刚右手自然吃痛,拿刀变的不稳当起来,掉落到了地上。他扭头见自己的两个兄弟,此时满脸惊恐,动弹不得,有些想不明白这姑娘些许不见怎么变的如此厉害了,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转身就想舍了自己的弟兄赶紧逃跑。

    穆念慈却不依他,右脚一脚踢起那把单刀,径直掠过沈青刚,插在了他面前的土地上,刀把在他面前兀自颤抖不休。(未完待续。。)</dd>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