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前往桃花岛
    岳子然原本的主意是直接绕过嘉兴赶路,早rì到达桃花岛的。奈何谢然执意相邀,他们便又不得不在嘉兴逗留了一rì。

    谢然的外子冯总镖头是在三年前走镖时,被劫镖的强人杀害的。听谢然的口气和叙说,岳子然心中估摸着应该是她被莫小双掳走至破庙时,她外子所走的那趟镖。不过,岳子然因为不便多问,具体是不是也不得而知了。

    冯总镖头去世后,为谢然留下一个遗腹子,是个丫头。谢然为她取名绿衣,源自诗经《绿衣》,有悼念亡夫之意。小丫头长的jīng雕玉琢,很是jīng致,两只眼睛乌黑转动时将所有的机灵劲儿透了出来,在未来估计也是如泪一般,是个调皮捣蛋让人头疼的主儿。

    谢然现在一人将整个威远镖局撑了起来。在江南绿林中说不上有什么名声,但在嘉兴地界上,她的名头还是很响的。不过随着谢然名头在嘉兴武林渐显的同时,她的声誉也被一些人传的有些不堪起来。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谢然时常在外抛头露面,混在一群五大三粗的镖师之间走镖,还要与那些说话粗秽不堪、行事龌蹉下流的强人打交道呢。

    谢然在江湖中闻名,其实主要得益于岳子然为她留下的那本《无双剑法》的剑谱,毕竟那套剑法也是让当初刚出摘星楼的岳子然感到眼前一亮的,所以并不是普通剑法。

    当然其中也缺不了谢然在剑术上颇有些天分的原因,否则她便不会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仅用三年时间便将这套剑法完全融会贯通了。

    二十三路无双剑法其实在现在的岳子然看来,完全可以简化为五招,其他的剑法莫不是从这五招中衍生出来的。若再认真勤快些的话,岳子然知道这五招剑法自己还是可以简化的,甚至可以将其简化到只有一招。

    二十三招剑法中的jīng妙变化,尽皆融于一招之中。

    对于常人来说,这一招剑法或许会是jīng妙无比一招。但对于从最开始学剑便摒弃了剑招的岳子然来说,完全是无用的。正如他曾经对白让说过的,他的剑法中只是挑、刺、抹等这些基础的招式,人人都会,但这些招式在他手中根据不同场合、环境组合起来时,却拥有更大的威力。

    岳子然在对两个徒弟的教导中,也很少去传授他们剑法。譬如水下练剑,岳子然从来只让他们练“刺”这一招,只有在达到他的要求后,才可以去接着去练下一招。

    这种练剑法子,枯燥而又无味。

    但岳子然知道,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这般由汗水和枯燥堆积起来的。

    岳子然也未藏私,在嘉兴只逗留一天,便将这五招剑法全部传授给了谢然,并为她详细讲解了这五招剑法中每一招、每一式、每一个角度中所蕴含的诸般变化。至于谢然能不能在实战中灵活运用,便只能看她的造化了。

    次rì中午,由谢然做东,在嘉兴醉仙楼为岳子然一行人践行。

    在畅饮一番之后,岳子然洒然一笑,与她作别,挽着黄蓉,带着与那绿衣依依不舍的小丫头泪,与白让一行人径直往东去了。

    他们先到了舟山。

    岳子然当年在这里练剑时,认识了一位不是武林中人的匠人。

    他的雕工jīng湛,一把刻刀在他手中宛如活过来一般,任何纹路纠缠,外相奇葩的木头,在他手中都会如鬼斧神工一般雕刻成其应有的模样,无论是花鸟鱼虫、行人游船、舒卷白云、还是极目苍山,莫不是栩栩如生,让不懂的人也能沉醉其中。

    岳子然的雕工学自这位老人,但却不成气候,而且他也明白,自己即使再活一世,也难达到老人的这种高度。

    有一些人总是为某样技能而生的,这种人被称为天才。

    老人显然对黄蓉很是喜爱,临走时送了她一个自己雕刻的笔筒。

    那笔筒上远山淡抹,树叶奚落,一行北雁南飞,说不出的寥寥。但在rì暮苍山之下,一溜儿石阶通向远处山头,一对老人互相搀扶,似要去远处拜佛,看了让人心生暖意。

    黄蓉见这是老人在祝自己与然哥哥白头偕老了,心中自然欢喜,对这笔筒也因此甚是喜爱,把它贴身藏了,即使岳子然也休想拿过来把玩。

    不过,黄蓉在笔筒雕刻上中看到的是相濡以沫的幸福,岳子然看着这笔筒,却有另一番感慨。

    他想起了他在临安前去灵隐寺拜访鱼樵耕时,遇见的那两位老人,他们也是雕刻中这般佝偻着身子,行走在布满绿sè青苔的台阶上,去为自己的最后一个孩子祈福。他不知道两位老人是否会绝户,但知道他们这些小人物,终究会消失在流向未来的时光长河中,不声不响,似乎从未来过,不被后人记起。

    岳子然有些害怕自己和黄蓉以后也会如那对老人一般,命运不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能去求佛,然后在忐忑中无奈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回朔千年,他见识到了太多人在历史长河中翻起浪花然后被无奈打落,那种无奈就像他在襁褓中见过的,今世抱他在怀中,自己却被裘千仞一掌拍死的母亲,她脸上露出来的对命运的无奈一般。

    生命如蝼蚁,不管是王侯将相还是**高手。

    毕竟,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怎么了?”黄蓉脸上露出甜甜的喜sè,打断了岳子然站在船头的思考。

    他们雇了一艘海船前往桃花岛。

    黄蓉知道海边之人畏桃花岛有如蛇蝎,不敢近岛四十里以内,如说出桃花岛的名字,任凭出多少金钱,也无海船渔船敢去。她雇船时说是到虾峙岛,出畸头洋后,却用刀逼着舟子向北。这时她刚刚让舟子改了方向,出了船舱见岳子然站在船头一脸沉思,于是上前问道。

    此时夕阳渐斜,海风有些大,吹着黄蓉的白衫猎猎作响。她一身白衣,襟头佩一朵金镶珠花,头上束了一条金带,长发披肩。临风而立,头发虽被吹的有些乱了,却如仙女一般。

    岳子然伸出手,整理她飘在空中的秀发,鼻中嗅着黄蓉身上的清香,看着浩渺的大海,头上时而有飞鸟掠过,不留下一丝痕迹。

    在这种情境下,岳子然感觉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有一种**,像是被滴在宣纸上的墨汁一般,渲染蔓延开来,直至四肢百骸,极为舒服,让他不忍动弹,以免打破这种舒服。

    这便是幸福了。

    曾经不止一次的有人对岳子然说过,人生在世,总得做些自己应该做的事。

    在这之前,杀死裘千仞是岳子然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现在么……

    他伸手揽过黄蓉,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心中想道:“我要做的,便是把握自己的命运与幸福,无论是谁都不可以改变。”(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