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江南七怪
    胖女人母大虫的手下顿时不依起来,有去相扶母大虫的,也有冲过来要教训黄蓉的。

    正混乱之际,只听母大虫喊道:“都让开。”说着下了骡子,举着狼牙棒气势汹汹的向黄蓉奔过来。

    “住手。”突然有人喝道,声音不大却中气十足,充满了久居上位的威严,正从群匪身后传来。

    扭头看去,众人不知身后何时多了一僧一官人。

    僧人身穿黄色僧袍,年纪五十岁不到,布衣芒鞋,虽慈眉善目却掩不住脸上的风尘仆仆与愁苦。那官人年纪要比僧人稍大,脚凳官靴,一身锦衣绸缎,手中牵着的是一匹高头大马。

    先前说话的正是那官人,他对群匪呵斥道:“你们这群强盗,光天化日之下便敢逞凶为恶,目中还有王法吗?”

    群匪头目母大虫似乎认识这官人,当即干笑一声,略有巴结之意的抱拳说道:“原来是陆大官人。”接着又指着自己男人说道:“陆官人,这不是我们要挑衅滋事,只是你看我家男人现在这样子……”

    谢然这时扭头与岳子然解释道:“那位是嘉兴陆家庄庄主,陆家是官宦世家,连续几代都有子弟在朝中为官,在本地颇有威势,因此大家行事都要看他几分面子。”

    岳子然“嗯”了一声,问道:“旁边僧人是谁?”

    谢然打量一番,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嘉兴人。”

    这时陆官人上前几步,看了那盗匪二当家的一眼,当即被他浮肿的样子吓了一跳。还是那僧人上前一步。握住二当家的手。仔细查看起来。

    他长期生活在南疆。与白族等他族擅长使用蛇虫的异人多有接触,因此只是探了片刻二当家的脉搏,翻看了一眼瞳孔,便直起身子对陆官人说道:“中了蛇毒,不过看着虽然严重却并无大碍,只要静养一个月浮肿便会消退。”

    正说着扭头看到了小丫头手中把玩着的那条蛇,指着笑道:“就是这蛇咬的。这种花蛇已经不多见了,主要是养一条并不太容易。因此是非常珍贵的。”

    他们两个说着便各自牵了坐骑,旁若无人的上前几步,穿过群匪,走到了场子中心。

    陆官人仔细打量了小丫头手中的花蛇一番,好奇的问道:“这种蛇有何珍贵之处。”

    僧人解释道:“处在南疆,蛇虫花草多有毒,一些采药的异人很多在深山中都是不慎中毒死去的。”

    “后来有位异族的能人不知怎么想出一条匪夷所思的法子来。他将毒蛇从小用各种毒物喂养,最后在活下来的蛇中挑选毒性较轻的,再将它们的后代经过先前那般喂养,最后便喂养出这了这样的一种小花蛇。”

    “它们只吃毒物。因此不仅可以分辨出有毒无毒,还能帮人吸毒。”

    “而它若咬人了。却只会让人身体浮肿,并无大碍。”

    他们这时已经走到了小丫头的牛车前。

    “不过,这种法子在南疆已经很久不闻了,主要是太难……”僧人正说着,目光停在了岳子然身上,登时愣住了。

    僧人不再与陆官人解释,只用一双闪着精光的双眼打量着岳子然,眼神在落到岳子然的剑上后,停留片刻,闪过一丝疑惑,开口赞道:“公子的剑真是一把好剑。”

    岳子然脸无异色,自然的回道:“是啊,这把剑是一位匠人特意为我打造的。”

    那僧人将目光从剑又移到岳子然身上,这时陆官人问道:“怎么了?”

    僧人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以为遇见故人了。”

    陆官人点点头,见了谢然,抱拳说道:“原来谢总镖头也在这里,怎么,可是这群剪径贼人要劫你保的镖?”

    谢然回了一礼,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向故人取一件东西罢了。”

    “哦。”陆官人应着,低头看见了她手中还未收起来的铁掌令,立刻皱起了眉头,对岳子然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们是铁掌帮的人?”

    铁掌峰在江湖上势力日涨,很大程度是因为借着投降金朝后的路子,与庙堂上降金一派的官员大为交好。江湖距离庙堂虽远,但因为这陆官人会些拳脚功夫,对谢然这些江湖人物也多有交际,因此知道铁掌峰的所作所为。

    他在庙堂中官位虽然不显,却是有名的抗金派,因此对铁掌峰十分反感。

    谢然自然知晓这些,所以抢先抱拳答道:“陆官人误会了,这位公子是……”说着才想起自己也不知岳子然的身份。

    岳子然对那官人不卑不亢,微微颔首笑道:“我们乃东海桃花岛人士。”

    “桃花岛?”那僧人似乎听说过,闻言抬头看了岳子然一眼,问道:“桃花岛岛主黄药师黄前前辈是阁下的?”

    “是我爹爹。”黄蓉上前一步言道,心中却在疑惑那僧人为何会一直盯着岳子然看。

    僧人点点头不再言语,那陆官人却是扭过头来冲那群匪盗说道:“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

    母大虫心中虽对陆官人有忌惮,却不甘心,口中说道:“这亏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咽下去吧?”

    “哼。”陆官人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若不从山头上下来,又怎么能被别人的蛇儿咬到。”这陆官人是嫉恶如仇之人,奈何家中子弟并没有在当地为官的,奈何不得这群土匪,因此只能冷嘲热讽,以泄愤恨。

    正说着,在官道的尽头又拐过来七个人,正是江南七怪。

    僧人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脸上愁苦更甚。

    他拱手对陆官人辞别,说道:“陆居士,南方一带你颇为熟悉,寻找此人行迹的事情便有劳你费心了。我代天龙寺谢过了。”

    陆官人抱拳说道:“大师放心,一有消息我便马上飞鸽传书与你。”

    僧人点点头,唱了一句佛号,说道:“居士就送到这里吧,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寻他。”

    陆居士点点头,两人在岳子然面前拜别,那僧人在转身时又扫了岳子然一眼,牵着毛驴在寥寥无人的官道上径直去了,再未回头。

    背对他的岳子然略微有些失神,但很快便被马蹄声惊醒过来。

    他走上前,拱手先道歉,说道:“家中小辈不懂事,为七位前辈添麻烦了。”

    “岳公子?”飞天蝙蝠柯镇恶双耳聪灵,岳子然刚开口便听出了他的声音,口中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是要赶往桃花岛的。”岳子然说着挥手让那两个仆从从酒肆旁边的马厩中牵出一匹马来。

    小丫头不依,冲上来拦住仆从说道:“九哥,这匹马是我的。”

    “九哥!”一声惊诧,却是陆官人发出来的,他上前一步,嘴唇微张,一个“你”字吐了出来,想要问岳子然,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最后只能问道:“你排行老九?”

    “怎么会?”岳子然拉过小丫头来,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土,轻笑道:“在下岳子然,因好些杯中之物,所以取表字昔酒,亲近之人便叫我酒哥。至于排行老九是不可能了,在下打小便是孤儿,这点七位前辈也是知道的。”

    “不错。”柯镇恶这时已经下了马,点头应道。

    “辨三酒之物,一曰事酒,二日昔酒,三曰清酒。”陆居士广闻博识,不假思索便知道了他表字出处,赞一声:“昔酒,无事而饮也。公子倒是好酒如痴了。”

    岳子然轻笑一声,并未答应。

    陆官人也是识得江南七怪的,拱手各自问候一声,转身看向那群盗匪时,见他们已经去了。

    原来这母大虫也是识得江南七怪的,见岳子然竟与他们这般熟络,知道自己再待下去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于是便散了。

    陆官人也不逗留,骑着大马循着原路返回陆家庄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 asdqwer 、 丿浪迹の书↑涯 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感谢《黄泉大帝。赠送章节,感谢cfghd的更新票)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