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被包围了
    “刚经过汉水。”马都头一把将丑和尚推进了客栈,“听我没错,我认路很准的。”

    无名武僧冷哼一声:“准个屁。”

    马都头不乐意了:“上次若不是我你就跑大理去了。”

    “笃”的一声,无名武僧又敲马都头脑袋:“知道错你还跟我走?”

    “您老态度那般坚决,我哪敢……”马都头说着跨进了客栈,见了明教、蒙古人、黑教老和尚的奇装异服,也是愣住了。他收回腿,回首看外面天空:“直娘贼,不会真走错了吧?”

    “白痴。”丑和尚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他抬头环顾四周,明显也是一愣,与俩人不同的是,丑和尚心中闪过一丝喜意,暗叹有了脱身的机会。

    丑和尚便是火工头陀了。他常年闯荡塞外,对在座的各位熟悉的不得了。

    马都头从来不是以好相与的人,他一脚踹在火工头陀屁股上,恼羞成怒骂道:“就你罗嗦。”

    火工头陀一个站立不稳,向客栈内跌去。眼看就要跌倒,被明教黑衣汉子给扶住了。

    “堂堂金刚门门主,却被这等宵小之辈欺凌,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黑衣汉子说。

    丑和尚抬头见了黑衣汉子,谢道:“谢过韦右使,我们西域群雄同气连枝,各位可要为老僧做主啊。”

    客栈内西域群雄闻言目光扫向还站在门外的无名武僧,暂时没有表态,黑教老和尚与拖雷交换了一记眼神,上前一步问:“你们俩个是何人?怎将门主弄的如此狈?”

    不待丑和尚多言,无名武僧进了客栈,双手合十庄严道一声“阿弥陀佛”。抬头说:“少林寺达摩堂武僧见过各位檀越。”

    明教与黑教各位明显倾向于丑和尚,只是打量他们师徒二人,没有回礼。癫狂书生却站起身子。拱手回礼说道:“原来是岳小九师父,癫狂书生见过大师。”

    欧阳锋闻言目光扫视过来。停留在了无名武僧背后重剑上,片刻后冲无名武僧客气的点点头。

    江雨寒回头也是打量他一番。

    癫狂书生之名无名武僧显然是听过的,他微微一愣,随后四处张望,在若当对方正邪不两立,对自己不屑时,无名武僧开口了:“老妖婆不在这里吧?”

    若忍住笑意,摇摇头:“不在。楼主现在与小九在一起。”

    “可怜的岳小子。”武僧悲天悯然的情怀颇重,“一定被折磨的很惨。”

    若摇晃了一下酒坛,说:“那你可低估小九了,偌大摘星楼敢违抗楼主之名并且安然无恙的人只有他了。”

    马都头大大咧咧的说:“师弟那般有本事,吃不了亏的。”他见客栈早没小二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酒,冲若说道:“大侠,还有酒没,渴死我了。”

    他却不知眼前不是什么大侠,而是杀人魔头。

    若将脚下放的一小坛酒扔过去。笑:“我可不是甚么大侠。”

    “闯荡江湖么,叫声大侠准错不了。”马都头生存哲学颇多,扭头呛黑教老和尚:“对吧。大虾?”

    一句话半天无人理的老和尚怒哼一声,他低头对拖雷说了丑和尚的身份。金刚门在西域名声不弱,一直在蒙古人笼络的江湖人名单之中,否则日后阿二、阿三也不会效命与赵敏了,因此拖雷当即答应了老和尚为丑和尚出头。

    老和尚拉过火工头陀,挡在他面前,问:“不知门主怎么得罪二位了?”

    “十几年前他打死了我达摩堂首座苦智,老衲此行是带他回去认罪的。”无名武僧正色说道。

    “当年若不是苦智想要用裂心掌取我性命,我怎会将他杀了?”火工头陀闷声闷气的说。

    “当年你二人拆招到‘打缠丝’时。苦智禅师爱惜你潜心自习一身本事,不忍伤了你性命。双掌一分想要放过你。”无名武僧叹息的摇摇头,“原来你却认为苦智禅师要用神掌八打取你性命。”

    “少林寺自诩名门正派。竟要找这种借口开脱?”火工头陀才不觉苦智禅师是要留自己性命。

    “呸。”马都头一口酒吐到地上,骂:“武功果然偷学的,裂心掌和住手傻傻分不清楚。”

    “苦智禅师已经过世,当年究竟如何已成无头公案。”老和尚说:“你们就这般将堂堂金刚门主抓回去恐怕不妥吧?”

    “有何不妥?”马都头直肠子一个。

    “难道当真不将我西域武林放在眼中?”老和尚意欲将明教的人也拉进来。

    马都头正要耿直的回话,无名武僧“唉”一声,惊讶指着拖雷等人。

    “怎么?”黑教老和尚问。

    “你们是蒙古人?”无名武僧打量一番,夸张的拍了拍大腿:“哎呦,你们还不跑?大金的军队杀过来了,我们刚才在小镇外高岗上看见过的。”

    襄阳乃金人与宋人交界,若拖雷在这里被大金拿住做人质的话,对蒙古人怕是大大不妙的。

    “当真?”郭靖问。

    “出家人不打诳语。”无名武僧正色的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当下老和尚也不顾不得丑和尚了,与拖雷等人苦思起对策来。马都头笑呵呵的过去将丑和尚揪了过来,踹了一脚:“让你多事儿。”

    正要踹第二脚,一穿着黑色官靴的脚攻了过来,踹在马都头腿肚子上,让他跌了个大跟头。

    “不要欺人太甚。”明教黑衣大汉将火工头陀拉到明教教主身旁。

    “哎呦,好冷,好冷。”爬起来的马都头捂腿,一瘸一拐的走到无名武僧身旁寻求庇护。

    无名武僧伸出右手搭在马都头脉门上,传过去一丝内力帮助马都头将寒意赶出体外,若有所思:“寒冰内力已臻化境,明教右使果然了得。”

    “过奖。”

    “直娘贼。”马都头见明教也要插手,知道有些棘手,嘟哝道:“看个热闹又横生枝节。”

    “驾”“驾”。

    日薄西山的小镇逐渐安静下来,镇子外却突然响起一阵如雷般的马蹄声,伴随马蹄声的还有“呜呜”呼喝之声,在小镇东头回荡,并慢慢扩散到了小镇四周。

    众人从窗户向外看去,见镇子外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将仅有的阳光也挡住了。

    “当真是金人?”这里最惊慌的是蒙古人,但说出这话的却是马都头,他看向无名武僧,惊道:“师父,您老也忒神机妙算了吧?”

    “妙算可屁,我刚才胡说的。”无名武僧又敲马都头脑袋。

    “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呢?”马都头委屈。

    “不是蒙古人,是土匪。”蒙古兵进来禀告,“远远看去丐帮人也在其中,约五千乘骑兵,步兵不计其数,全部带有弓箭,将整个镇子包围了。”

    前半句众人还松了一口气,后半句却骂娘了,不计其数的弓箭射过来,莫说普通江湖客了,欧阳锋都能射成刺猬。(未完待续)

    ps:这几章过度,主角马上出现,谢谢大家的支持!i752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