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二百八十章 时光印记
    当下岳子然将自己的打算说给了耕叔听。[顶][点]

    耕叔停下手中的动作,沉思片刻之后,说道:“你若要执意一试,我自然是要帮的。他们都是桓宗时期的旧臣,能够在动荡之中活下来实属不易,只希望你不要把他们拖入深渊就好。”

    岳子然站起身子来拱手说道:“一定不会的。”

    耕叔继续手中的活计,说道:“我给你一封信,到时候你直接交给一品堂堂主就行了,他会帮你联系那些老人的。另外如果一品堂堂主现在不与灵鹫宫交好的话,那么其他人你也就指望不上了。”

    “怎讲?”岳子然不解,好奇的问。

    “一品堂一直都是抗衡承天寺的所在,即便面对当年联手李秋水的承天寺也毫不逊色,后来有了灵鹫宫的帮助,更是稳稳压了承天寺一头,巩固了皇权。”

    “现在西夏皇位更迭,承天寺势大,但一品堂一直都是西夏皇帝力争不让承天寺染指的地方。”

    “所以如果一品堂也不保的话,灵鹫宫在西夏也就当真没什么人了。”耕叔将手中的竹篾编成了一个竹筐的筐底。

    岳子然点头。

    耕叔继续说道:“现在灵鹫宫的老人四散江湖,就像无根的浮萍,走到哪儿飘到哪儿。但所有人都是心系灵鹫宫的。你若能威慑蒙古,名扬西域,重振我灵鹫宫的话,相信他们都乐意为你做事,并且是值得信任的,你大可以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他们听。”

    岳子然点头。

    “白驼山庄。明教。他们在西域都横行太久了。早忘记了我灵鹫宫的存在,现在你接掌了灵鹫宫宫主之位,我只希望你能将这盘散沙聚集起来,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骄傲。”耕叔继续说。

    岳子然点头后,端起瓷碗饮了一口凉茶,微凉,解渴。

    其实不用耕叔叮嘱,无论白驼山庄还是明教。岳子然与他们都是敌非友,欧阳锋自不必说,明教,江雨寒对岳子然也有所提醒,岳子然是迟早要对付他们的。

    不过对于江雨寒在明教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岳子然却有些弄不懂了。当日他在谈论明教的时候语气中多有嘲讽,但他的身份却是明教光明使。若与岳子然记忆中的明教相符的话,他可以说是明教教主之下权势最大的两人之一了。

    随后在耕叔又交代了一番之后,岳子然才站起身子来拱手与耕叔告别。

    耕叔送他们出门,在离别的时候。耕叔打量了几眼先前一直安静呆在岳子然身边的黄蓉,对岳子然说道:“非常好的姑娘。莫要负了她,否则黄药师要你命,绝对没人为你出头的。”

    说罢便关上了门扉,丝毫没理一脸无奈呆在原地的岳子然。

    岳子然看着一脸得意的黄姑娘,委屈的说道:“我把你捧在手心要担心化了,怎么别人还是老是警告我莫要负你?”

    “因为你付出的没有我多。”黄姑娘嘟着嘴说。

    岳子然揽住她的腰,歉意的说道:“延期回桃花岛是让你受委屈了。”

    “知道就好。”黄姑娘对于在街上被如此亲昵,有些害羞,低头踢了一脚石子儿。

    逼仄的街道上少有人行走,岳子然见黄姑娘这般娇羞的模样,忍不住起了捉弄让她羞意更甚的想法,于是将她整个身子搂进了怀里。

    “你做什么?”黄姑娘微微挣扎了一下,不放心的看着四周。

    岳子然搂紧她,不让她挣脱,软玉在怀,幽香挑逗着岳子然的鼻子,让他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她发髻上的菊花说:“我闻闻菊花香不香。”

    “当心被人看见。”黄姑娘有些不安。

    岳子然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笑道:“只有把你抱在怀里的时候,我才感觉你是真的属于我的。”

    “怎么?担心我跑了不成?”黄蓉问。

    “不是。”岳子然摇摇头,说道:“这个地方我很熟悉,如果把这些街道再刻上一些时光痕迹的话,就像回到了我记忆中的从前。”

    “在我的前世,我也曾站在西塘这样的街道上,一个人,想要在异乡寻找一个爱的人。”岳子然说:“不知道你信还是不信,前世真的存在过。”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究竟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了,所以能够抱在怀里感受到的幸福的才是真实的。”

    岳子然这种总是感叹不真实的话已经多次了,还会时不时的提起他的前世,让黄蓉总有些不能理解。

    “那你前世在这里找到喜欢的人没有?”黄蓉将头从岳子然怀中抬起,眨眼好奇的问。

    岳子然忍不住俯身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笑道:“当然没有,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寻你了。”

    “嘻嘻。”俩人正说着情话,突然头顶传来一阵笑声。

    岳子然抬头看去,却是一梳着双朝天髻的小姑娘正从楼上窗户内探出身子来,好奇地看着他们。

    黄蓉急忙挣脱了岳子然,岳子然冲小姑娘呵呵一笑,继续没皮没脸的揽上黄姑娘的细腰向小巷外走去。

    走了半截,岳子然突然停下身子来。

    “怎么了?”黄蓉问。

    “我的前世可是在未来。”岳子然蹲下身子说:“所以我得留下一些痕迹,这样等那时的我再来时,就可以看到现在的我留下的痕迹了。”

    黄蓉难得看到他孩子气的一面,选择相信地说道:“不过那时已经时过境迁,你现在想留下什么,到时候也消失了吧?”

    岳子然顿了一顿,继而笑道:“不怕,我有办法让它永远保存下去。”

    说罢,岳子然找了一块布满青苔,少有磨损的青石板,手指满含内力,入石三分,行云流水的写下了“岳子然永远爱黄蓉”和“岳子然到此一游”的字样,繁体字、简体字、英文乃至岳子然上辈子学过的法文都写了一遍,然后标注了公元1224年的日期。

    黄蓉在一旁羞怒的看着他,几次想让岳子然把第一句话给改了,却被岳子然给拦住了。

    写完后,岳子然得意的站起身子来,说道:“好了,这块青石板可是很有历史价值的,日后这里成为名胜后,一定会有很多人来这里瞻仰,指不定还会耗白一些老学究的头发呢。”

    “胡闹。”黄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看着下面的几种文字,问道:“这都是些什么文字?”

    “很远很远的一个民族使用的文字,到时候一定能把他们吓住。”岳子然按住自己的手指说,他先前刻字的时候,把手指伤着了。

    “让你逞强。”黄蓉白了他一眼,为他止伤。

    岳子然略有感触的说道:“我只是想给另一个我留点存在的痕迹罢了。”

    俩人玩闹够了,继续走出小巷,脚步踩在青石板上,响起一阵跫音,惊醒了石板上刻着的时光,留住了幸福的记忆。却不知,不到岳子然所预料的几千年,数十年后这里便成了许多人所游览的胜地。(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