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烟波浩渺
    敲竹杠是门技术活。顶 点 。

    敲着双方都满意是敲竹杠的最高境界。

    岳子然觉着自己现在就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

    岳子然撑伞过来的时候,完颜洪烈已经等候多时了,似乎他也知道岳子然与欧阳锋之间的恩怨,所以只带了完颜康和彭连虎几人。

    谢然和石清华再陪他们坐着。

    “等久了吧。”

    岳子然收了油纸伞进门拱手说道。

    “哪里。”

    完颜洪烈客气的拱手回礼,他不像拖雷,没有丝毫王爷的架子。

    岳子然与完颜洪烈没有太过寒暄,而是直奔主题,可见俩人是诚心想合作的。

    完颜洪烈此次前来与岳子然商谈的自然也是山东地界的事情了。

    现在山东对于金国和蒙古人都是重要的战略之地。

    只要占领山东,蒙古人便完成了对大金国三面的合围,到时候只要一声令下,三面出击,金人会陷入极大的被动。本来金兵在蒙古人面前节节败退,金廷本以为山东不保的,却没想到丐帮突然冒了出来,打了蒙古人个措手不及。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所以毫无意外的,金廷做出了联合丐帮在山东共同阻击蒙古兵的决定。

    丐帮在山东站定了脚步,有了自己的根基,岳子然自然是不想放弃的,因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只不过在答应的同时夹杂了许多其它条件。在得到岳子然肯定的答复后,完颜洪烈一阵欣喜,忙不迭的点头将岳子然所要求的物资、钱粮、兵器等条件都答应下来。

    谈妥之后。完颜洪烈起身拱手便要告辞。却被岳子然止住了。

    “公事谈完了。该谈私事了。”

    岳子然示意他们坐下。

    “私事?”

    完颜洪烈有些疑惑。

    岳子然随手将丐帮传过来的有关包惜弱病危的信笺递给他。

    完颜洪烈看了以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信笺递给了完颜康。

    “当年安排官兵夜袭牛家村这样的事儿,很难想象你会对你的救命恩人做出来。”岳子然讥讽道。

    完颜洪烈自嘲的笑了笑,问:“岳公子有喜欢的人吧?”

    岳子然点点头:“自然。”

    “若有人阻碍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办?”

    “杀了他。”

    完颜洪烈认同的点点头:“我当时也是如此想的。”

    岳子然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们不一样的。”

    “有何不同?”

    “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但你喜欢的人却不喜欢你。”岳子然饮了一口茶,言简意赅的说。

    “喜欢总有个过程。”

    岳子然轻笑。嘲讽意味十足:“但事实是,十八年她都没有喜欢上你。”

    完颜洪烈败下阵来,半晌后摇了摇头,说:“总要试过才要知道,若不试的话我岂不是要遗憾一辈子。”

    岳子然默然,脑海中似乎想到了其他人。

    半晌后他才说道:“其实你这是自私,爱的只是你自己。”

    “确实。”完颜洪烈并不否认,“但对于一个王爷来说,卑微爱着只是个笑话。我曾经相信当时我做的是最好的办法,我可以给她幸福。她也可以给我幸福。”

    “但感情这东西是最琢磨不透的,与她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越明白,让她幸福只是我自以为是的想法。”

    完颜洪烈站起身子来,说道:“上次回到大金后,我想了很多,这件事我对不起她。”

    他叹了一口气,说:“康儿,回去看看他们吧,无论怎样,他们都是你的父母。”

    “您不去见娘亲吗?”完颜康自看了信后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去岂不是添乱?况且大金国在风雨飘摇之际,正是需要我的时候。”

    完颜洪烈说到这儿顿了一顿,才继续开口说:“当年我对不住他们,但这十八年来,我一直是将你当作我自己的亲生骨肉来培养的,我甚至幻想过当我黄袍加身之时,我们父子俩意气风发的模样。”

    “可惜,我们生不逢时,蒙古人作乱,大金经不起太多折腾,我许给你的一生荣华,只能来生再还给你了,只希望那时我们会是亲生父子。”

    说到这儿,完颜洪烈拍了拍完颜康的肩膀,转身出去了。他忘记了打伞,衣服头发都被秋雨打湿仍不自知,在恍惚之际,又跌了一脚,如落汤鸡一般狼狈。

    彭连虎等人连忙赶上去将完颜洪烈扶起来,替他打上伞出镖局去了。

    完颜康站在大厅之中沉思半晌,直到岳子然不耐烦之际,才拱手匆匆去了。

    岳子然对谢然以茶代酒敬了一杯,苦笑的说道:“十八年,整整十八年,我不信包惜弱当真不知杀死她丈夫的是谁,感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是这个世界最难的问题。”

    黄蓉合伞走了进来,四下望了一眼,说:“他们走了?”

    “恩,走了。”岳子然见她穿着单薄,问:“怎么不穿厚一点。”

    “披风在雨中一会儿就打湿了。”黄蓉解释了一句,说:“天色还早,我们出去游湖怎样?”

    “下雨天还出去游湖,染上伤寒怎办?”岳子然不同意。

    黄蓉却是执意要去,岳子然经受不住她的央告,最后只能答应了。

    嘉兴城内游湖自然是南湖了,它素来以“轻烟拂渚,微风欲来”的迷人景色著称于世。

    在雨中,南湖烟雾迷蒙更是飘渺迷人,黄蓉自然不想放弃欣赏南湖的好机会。

    穆念慈和谢然也跟了过来,再有缠人的绿衣,好不热闹。

    一行人在醉仙楼上了船舫,泛舟向湖中心的烟雨楼而去。

    湖上烟雾渺茫,只离了湖岸几丈远,岸上的景色便看不清楚了,只留下醉仙楼一片黑影,像纯白的画幅间用淡墨点出来的背景。有风从湖心荡漾开来,吹动烟雾,将雨丝带到了岳子然的身上,让一种淡淡的凄凉附着在了他的心上,点点的忧愁像薄纱般蒙住心灵。

    黄蓉钻出船舱,感受着雨丝的凉意,得意的对岳子然说:“怎样?好看吧,我的直觉告诉今天一定要来游湖,看来是对的。”

    “当然是对的。”岳子然帮她系紧披风以免着凉,说道:“只要是你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

    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划桨的船家,操着一口嘉兴土话,说道:“公子,到烟雨楼后这景致才好看呢,整个湖都云雾环绕。”

    岳子然点点头,它既然起名烟雨楼,自然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船舫靠近湖心小洲,谢然抱着绿衣和穆念慈从船舱中钻出来准备上岸,却听岳子然挥手说道:“船家停一下。”

    船家闻言,停了桨。

    岳子然凝神侧耳,却听得岸上烟雨楼的方向隐隐有金刃劈风之声,夹着一阵阵吆喝呼应,显然有不少的人。(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