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梵文九阴
    岳子然淡笑,心中不置可否,或许他心中逐鹿的野心还不曾熄灭,但经过黄蓉受伤的这件事情之后,他开始变的内敛起来。

    岳子然深深地明白,之前如果说自己是用上帝视角俯视这个世界的话,那么在这番被命运捉弄之后,他也将如其他人一样,如蚂蚁一般的活着。

    毕竟即使知道的太多,命运也可以拐着弯儿的来折磨你。

    岳子然最后点点头,郑重其事的说道:“我答应你!”

    一灯大师满意的笑了一笑,端坐在蒲团上,说道:“我们开始吧,《九阴真经》上的功夫当年我们五个争来争去,却谁都也没有练成,没想到最后落在了你的手中。当真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切莫强求。”

    岳子然略微尴尬的一笑,这经书来的并不正当,上部是他从黑风双煞手中抢来的,下部是老顽童让他交给黄药师时自己看了一遍记下来的。

    岳子然正要开口说话,嗓子中一阵不适,只能捂住嘴咳嗽了几声。

    一灯大师却从中听出了不同,他疑惑的抬起眉头,问道:“怎么?你也受伤了?”说罢,伸手搭在了岳子然的脉搏上,半晌之后才又说道:“你中毒了?!”他的目光看向岳子然,看似询问眼中却是了然的神色。

    半晌之后,一灯大师感叹地说道:“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爱,不知所终,而天荒地老。你受此重伤却能够顽强的将黄丫头背到这里。当真让人可叹可敬。黄老邪能有你这样的女婿。当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说罢,他轻声唤来外面候着的小沙弥,命他将自己的师弟请来,尔后扭头对岳子然说道:“我师弟是疗毒圣手,或许可以救你一救。”

    话犹未了,小沙弥已经将天竺僧人请来了。

    “阿马里,哈失吐,斯骨尔。其诺丹基。”一灯懂得梵语,与天竺僧人说着岳子然中毒情的况。

    天竺僧人闻言走上前来为岳子然把脉,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片刻之后满脸疑惑的对一灯大师说道:“斯里星,昂依纳得。”

    一灯大师奇道:“你中的何毒?怎么我师弟从不曾见过?”

    岳子然苦笑一番,只能将情花毒的来历说与一灯大师听。一灯大师听罢,又说与天竺僧人,两人谈论许久之后,一灯大师对岳子然说道:“每每思及爱人,内心便觉痛楚。你能挺到现在当真不易,只是这种毒。我师弟也是束手无策。”

    岳子然早已经知晓了答案,因此神色自若,这点倒让一灯大师有些另眼相看。

    在天竺僧人退出去良久后,一灯大师摇了摇头,说道:“你早日歇息吧,身受如此重伤,千万莫让自己更加劳累了。”

    岳子然一怔,随即说道:“师伯多虑了,我身上的毒还是有法子解除的。”

    “哦?”一灯大师看向岳子然,说道:“愿闻其详。”

    岳子然于是便将自己练就一身绝顶疗伤内功,同时正在寻求突破的事情说了。一灯大师乃佛家之人,这《九阳神功》又与佛家颇有渊源,当即有些好奇的伸手把住岳子然的脉搏,催动内力探寻岳子然体内的情况。

    他的内力刚进入岳子然体内,便察觉到一股雄浑中正温和的内力向自己涌来。

    “咦?”一灯大师诧异的感觉到,岳子然体内的九阳内力虽然柔和,但却不失刚猛,自己的内力刚与其接触便被吞没了。

    “你引导进我体内一丝内力。”一灯大师说道,岳子然点头听从。

    稍后一灯大师便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内力涌入了自己经脉中,在自己先天功的压迫下久久不散,所过之处还带来一阵麻痒,他因为黄蓉疗伤而留下来的疲劳感也减少了许多。

    “妙极,妙极。”一灯大师情不自禁的赞道:“当真是比重阳真人的先天功还有精妙百倍,当世恐怕也只有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九阴真经》寥寥几种武学可以媲美了。”

    稍后一灯大师遗憾地说道:“可惜你不能外传,否则我当真要探个究竟。”

    岳子然知道一灯大师并不是觊觎这九阳内力,而是对于这内力中所蕴含的佛门精髓颇感好奇。

    叹息一番后,一灯大师说道:“不过,你想要打通体内的几百处穴道大成还有些难度,或许可以在《九阴真经》上寻找答案,毕竟当初那位高人创立这门武学的时候,对《九阴真经》多有借鉴。”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弟子也是这般想的,正好弟子先前观师伯为蓉儿疗伤的时候,从师伯点穴的手法中多有启发,对九阴、九阳这两门功夫有了进一步的领悟,想要突破并不是难事。”

    说罢,岳子然略微一顿,才又笑道:“正好弟子可以借此机会帮助师伯疗伤,顺便对这经书上的疗伤之法多一些领悟,至少这其中有一些地方是需要师伯为弟子解读的。”

    “哦?”一灯大师好奇的说道:“哪些?”

    岳子然说道:“斯热确虚,哈虎文钵英……”

    这些《九阴真经》经文中的最后一篇,全是这些梵文的古怪说话。岳子然虽不懂,但还是将其记下来了。

    一灯大师听岳子然居然说起了梵语,颇感诧异,又听他所说的却是一篇习练上乘内功的秘诀,更是惊讶。

    一灯大师问起原委,岳子然照实说了。

    一灯大师惊叹无已,说道:“此中原委,我倒曾听重阳真人说过。撰述《九阴真经》的那位高人黄裳不但读遍道藏,更精通内典,识得梵文。他撰完真经,上卷的最后一章是真经的总旨,忽然想起,此经若是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持之以横行天下,无人制他得住。”

    “但若将这章总旨毁去,总是心有不甘,于是改写为梵文,却以中文音译,心想此经是否能传之后世,已然难言,中土人氏能通梵文者极少,兼修上乘武学

    者更属稀有。”

    “得经者如为天竺人,虽能精通梵文,却不识中文。他如此安排,其实是等于不欲后人明他经义。因此这篇梵文总纲,连重阳真人也是不解其义。岂知天意巧妙,你不懂梵文,却记熟了这些咒语一般的长篇大论,当真是难得之极的因缘。”一灯大师最后感叹地说道。(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