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上官曦
    天幕四合,夜微凉,轻风吹走了最后一丝光亮。

    小二早早上了灯,将后院照的如同白昼。前面大厅内客人用酒时的嘈杂声,远远地传过来,竟然成为了这里宁静的一种陪衬,恍若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上官曦就这么坐在凉亭内,周围虽然站着一些青衣侍女,但他还是感到冷清,远没有在山东,兄弟们在一起大块吃肉大块喝酒时来的酣畅。

    不过,他吁叹了一口气,这一趟是必须要来的,不仅是为了打消丐帮新晋帮主岳子然对于自己的顾虑,更是为了与他共同商议山东义军未来的出路。现在的北方,蒙古、大金、红袄几方势力角逐,岂能是一个乱字可以概括的。

    行在乱世,如履薄冰,一步错,步步错,命运不会为你留下丝毫情意,所以一旦选定一条路,便一定要顽强的走下去,哪怕是拖上一条残腿。

    胡乱想了这些,上官曦极目四望,目光中对于江南的景色有着一丝的贪恋。自从山寨被宋军攻破之后,他便与家人北上到了山东,现在是第一次南回。

    往事不想再提,他心中也从没有怀着多少对于大宋的仇恨,他们这些当年随岳飞抗金的将领后人,大多还是将这方破落的山河放在心底的,否则他的母亲也不会临死时也要面向南方了。

    闲敲棋子,上官曦现在完全没有将眼前这盘棋局放在心里,因为输赢只在他的一念之间,黑子和白子都是他在下。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上官曦还未回头。便闻到一股茶香。赞道:“好茶,茶出山南者,生衡山山谷,这便是贡茶‘云雾茶’了吧。”

    “公子好见识,这的确是云雾茶。”谢然说道,说罢吩咐小二将一应茶具全部放下,才又继续说道:“不过皇家喝的贡茶要比这茶次上许多了。”

    “哦?”上官曦扭过身去,只见一位端庄温婉的美丽女子正在将一褐色陶瓷壶放在小火炉上。

    谢然冲他点点头。说道:“这种茶叶又尖又长,宛如枪尖,泡沏后尖子朝上,两片叶瓣,斜展如旗,绿得鲜润,沉在水里,香气浓郁,正是在祝融峰、芙蓉峰、紫盖峰之间毗卢洞才产的好茶,堪比黄金还要贵。商户怎么会将它们作为贡品低价先给官家呢?”

    上官曦心中一顿,眼中含着笑意。说道:“岳帮主如此招待周全,倒让我受宠若惊了。”

    谢然淡淡一笑,不再言语。

    上官曦看着谢然安静、恬淡、在茶香水雾中忙碌的身影,记忆不自觉的回到了从前。

    “有没有人告诉你一件事情?”上官曦问道。

    “什么?”谢然抬眉问道。

    “你绝对是一位好母亲。”上官曦说道。

    “什么?”谢然不解。

    “我母亲以前为父亲沏茶时,也是你这般姿态,简直如出一辙。她是一位好母亲,我相信你也是。”上官曦说道。

    “或许吧。”谢然淡然一笑。

    “你喜欢岳帮主?”上官曦继续问道,他总是喜欢通过各种细节去推测某件事情,而且结果鲜有错误。上次他劝说丐帮山东分舵舵主带兵起义,便是通过抽丝剥茧般的帮助他们分析岳子然在北方的布局,猜透岳子然的心思,才将他们说服的。

    谢然神色一顿,接着微微一笑,再不搭话了,而是将全部精神都放到了煎茶中。

    “你会成功的。”上官曦对于自己自讨了个没趣,丝毫不觉尴尬。

    他话音刚落,便看见一位白衣公子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走了过来。小姑娘此时脸上还有睡意,头发蓬松,衣服也不齐整,眼中还有晶莹的泪水。

    岳子然走过来,哭丧着脸对谢然说道:“这位姑奶奶我实在伺候不好,尤其是这头发。”

    谢然闻言站起身子要把绿衣接过去,小姑娘理却是丝毫不理会她母亲,脑袋像鸵鸟一样蹭在了岳子然怀里,赖着不走。

    谢然无法,只能由岳子然抱着,将小姑娘杂乱的头发利索的整理好。

    待谢然忙完后,岳子然才抱着小姑娘走到了上官曦身边,看着他身前的棋盘,轻笑道:“看来你的内心很阴暗啊。”

    上官曦一顿,问道:“何以见得?”

    “色彩中,白色给人的是光明与善意,黑色给人以黑暗与邪恶,这是人认知的本性,改不了。”岳子然坐下身子,逗弄着绿衣,缓缓说道:“黑白棋子都是你在下,孰优孰劣全掌握在你手中,偏偏每一步都是黑棋在压着白棋,即便是白棋一不小心占优了,你也会下意识的让它走一步废棋,给黑棋翻盘的机会。”

    说到这儿,岳子然笑道:“这其实和猜正反面一样,当投掷的时候其实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最后的正反面结果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上官曦良久不语,周围一片安静,只有谢然放在温火上的茶壶有了细微的声响,却是茶壶中的水有了“鱼目”气泡,到达“一沸”了。谢然用勺子将浮在表面、状似“黑云母”的水膜除去,然后加了适量的盐调味,以使茶在饮用时味道不会不正。

    “悟空和尚曾告诉我,岳公子可以看棋局而知人性,如今看来果真不假。”上官曦最终还是没有否认,微微一笑,随口换了一个话题,将这一茬接过。

    岳子然也没有为难他,问道:“曲嫂他们都还好吧?”

    上官曦说道:“前些日子悟空和尚病重了一场,身体一下子虚弱了许多,若不是大金国突然停止了围攻,恐怕老和尚的命已经去见佛主了。”

    岳子然点点头,没有丝毫的表情,继续问道:“知道我为何让你南下吗?”

    上官曦毫不客气的说道:“因为你怕我,不仅怕我让曲嫂他们跳出你的手掌心,更怕我将你的心思揣摩的一清二楚。”

    “哈。”岳子然一笑,左手捏着绿衣肥肥的腮肉,说道:“你莫非认为自己已经完全猜透我的心思了?”

    “没有!”上官曦摇了摇头,说道:“我本以为你会感谢我的,感谢我直接将丐帮拉下了水,省了你在君山丐帮大会中想法劝说丐帮弟子随你一起反抗大金的力气了。”

    “我却是没猜到你的安全感竟会那么薄弱,居然直接便让人将我从北方押过来了。这样说来,其实你的内心比我还要阴暗,因为你很难相信别人。”

    岳子然叹息一声,丝毫没有辩驳的意思,说道:“没办法,我待这个世界如初恋,这个世界却曾虐我千百遍,便打那时候起,我便知道这个世界上我能够相信的人不多。”

    ps:感谢自由联合体、香蕉清茶两位童鞋的月票,谢谢支持!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