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一零三章 细雨如剑
    岳子然说着上前几步,油纸伞打在穆念慈的头上,向她的瞳孔看去,发现她只是中了一种催眠术而已,当下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暗度一口纯阳真气,让她苏醒过来。

    穆念慈的目光渐渐回复了清明,见岳子然右手正搭在自己的手腕上,目光正盯着她的瞳孔,呼吸只在咫尺之间,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羞涩,目光移向旁边去,见了彭长老,立刻想起发生了何事,她愤怒的对彭长老质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岳子然见她已经没事了,才将自己长衣披在她身上,扭过头来也是问那彭长老:“你是彭长老?”

    在见了岳子然时,彭长老便已经心虚了,生怕岳子然知晓了自己私通金国的事实,当下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上前一步,拱拱手对岳子然说道:“在下正是,公子有礼了。”说吧,眼睛抬起来,紧盯着岳子然。

    彭长老的摄心术岳子然在丐帮早有耳闻,此时见他居然还敢对自己行使,当下也不客气,口中冷哼一声:“私通外敌,违反帮规,该杀。”说罢手中长剑轻吟出鞘,在雨幕中洒出一道银光。

    待他的剑回鞘时,岳子然便不再看彭长老一眼了,任他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瞳孔睁得很大,咽喉的鲜血像玫瑰,在雨水的冲刷中绽放。

    穆念慈发出一阵惊呼,有些不敢相信在这电石火光之间发生的事情。

    岳子然扭头冷冷盯着欧阳克:“你想打蓉儿的主意?”

    “没,没有。”欧阳克见他挥手之间便杀了在丐帮内颇有地位的彭长老,当即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摆手。蓦地又想起了当初在中都岳子然威胁自己时候的场景,急忙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哀求道:“这些都给你。”

    岳子然轻笑着接过,然后缓缓说道:“你这样子我当真不好取你xìng命了。”末了又问道:“你姬妾很多?”

    欧阳克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迟疑的点点头。

    岳子然又问:“没有子嗣后代吗?”

    欧阳克摇了摇头。

    “那你得快点努力了。”岳子然说罢,油纸伞柄处忽然闪出一道光芒,带起一道雨丝泼在欧阳克的脸上。欧阳克对岳子然早已经有所防备,狼狈的向后退去,却不及那道光芒快,发出一阵惨嘶,欧阳克再看他的右手五根手指却是被齐根削断了,当心中最让他绝望的是胯下的那股凉意。

    “现在你下半身应该安宁了吧?”岳子然冷冷说道,其实他只是对欧阳克的胯下略施薄惩,却并未当真去了他的子孙根

    “啊…啊…”欧阳克何曾受过这样的痛苦,呼着痛,嗓子嘶哑的说道:“姓岳的,你不怕我叔父杀了你。”

    岳子然轻笑一声,蹲下身子在他面前缓缓说道:“这个世界上,我怕的人不多,你叔父或许便是其中一个,但是我从来不会因为怕而任人欺凌。”

    末了又说道:“你记住,最好不要再见到我,否则下次你的姬妾便要统统守寡了。”

    说吧站起身子来,走进了客栈。

    穆念慈跟在他的身后,有些记不起她被催眠后的事情了,喜悦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岳子然在前面走着,随口说道:“只是碰巧而已,我真的是忘拿打狗棒了。”说罢,推门进了屋子,起了灯,拿起了在桌子上放着的打狗棒。

    穆念慈听岳子然不是特意为自己来的,心中有些郁闷,口中问道:“你和黄姑娘……”

    “她在太湖,我出来办事情。”岳子然说着,转过身子,苦笑一声说道:“你都知道了?”

    穆念慈点点头,脸上露出苦涩的微笑,似乎早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刚要说话,便见岳子然要推门出去,忙跟了上去。

    岳子然回过头来说道:“你便在这里歇着吧。”

    穆念慈摇摇头,轻咬嘴唇,却是不再言语。

    岳子然无奈的劝道:“我要去办一件要紧的事情。”

    “很危险?”穆念慈问。

    岳子然点点头。

    “那我更要去了,七公现在传了我很多招。”穆念慈说。

    岳子然连连摆手,最后却还是抵不过这少女的执拗,她说道:“这路又不是你开的,我想走哪儿都可以。”

    岳子然无语,只能不理她,径直出了客栈再次向先前的方向走去,彭长老的尸体还倒在那里,而欧阳克此时已经不知道去哪里去了。

    走了一段路,岳子然无奈的扭过头来看着她。

    穆念慈故意看了左右,问:“你看我做什么?这路又不是你开的,你的走得,我便走不得?”

    岳子然看着她被细雨浸湿的头发,说道:“你还是回去打一把伞吧,我等你。”

    穆念慈嗤笑一声:“你以为我是黄妹子么?那么容易被你骗?”

    岳子然翻了一个白眼,发觉穆念慈有向魔女发展的潜质。

    看了一眼油纸伞,说道:“油纸伞够大,要不我们一起撑着吧?”

    穆念慈看了一眼,揶揄的道:“孤男寡女的,不好吧?”

    “当我没说。”岳子然转身继续向前。

    忽然一个娇小的身影钻到了他的伞下,口中说道:“身上是你的长衣,淋湿了我会愧疚的。”

    他们走了一路,拐进了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长巷,不见尽头。路是由青石板铺就的,脚步踏在上面,响起一阵跫音。

    蓦地,穆念慈低声问道:“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杭州,在一起的会不会是我们?”

    黑暗之中她轻声呓语:“毕竟先到的是我。”

    岳子然愣住了,思量许久,才叹息一声,说:“感情没有迟早之分,有的只有喜欢与不喜欢罢了。”

    “喜欢,它会在某天某时某刻奇妙的降临,更改不得,喜欢便是喜欢了,不能强求。”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感谢♀坐忘卐童鞋的打赏,谢谢支持)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