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射雕之江湖 > 第八十六章 为快不破
    一静下心来,岳子然才想起自己先前要说些什么,便有说道:“没有风浪的时候,你们两个便去池塘底下练剑。”

    孙富贵咋舌说道:“师父,您着练剑的法子也太…太别致了些吧?”

    “你懂什么?”岳子然指了指太湖湖水,“当你在水下练剑速度如常以后,你的剑法便也就算是有所小成了。记住,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白让略有所悟,还未开口,孙富贵便将他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那师父您为何又要参悟华山剑法中的‘以柔克刚’呢?”

    岳子然笑了,站在船头盯着湖面,轻声说道:“当你的剑快到不能再快的时候,你能做的也只能找其他的法子去增强自己了。”

    说罢,左手剑鞘“锵”的一声响,亮光一闪,孙富贵在定睛看时,岳子然的宝剑已经回鞘了,而他听到的也不知是出鞘生还是回鞘声。

    游悭人与瘸子三在船舱里面静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白让和孙富贵却是愣住了,即使黄蓉也是脸上惊讶之情皆现,他们只见过岳子然右手剑,却从未见过他的左手剑。

    随即黄蓉懊恼的说道:“我早应该想到的,你惯用左手,左手的剑自然使的是要比右手剑快的。”

    岳子然用剑鞘挑起浮在水面上那条被他一剑毙命的青鱼,挑了挑眉毛说道:“这在水中练剑是我能够想到的你们进步最快的法子了。”

    孙富贵还想争辩几句,但知道依岳子然的脾气来说,这是徒劳的,这罪是铁定要受了。只能继续问出心中的不解:“那么,剑练到有多快的时候便到了极致了呢?”

    “当剑快到你自己也感受不到它的位置,控制不了的时候。”岳子然将青鱼扔进一旁鱼篓中:“你的快剑便也到极致了。”

    “之后怎么练?”孙富贵问。

    “你还是脚踏实地的好。”白让无情的讥讽自己的好友,心中却回想起了那rì孙富贵向他叙述的有关自己师父与郝大通比试剑法时的场景。

    郝大通用一把钢剑,在比试的最后招式迅猛快捷,却被岳子然用一根梅树枝一挑一拨一压,如拨弄琴弦一般优雅却对方的漫天招式消饵于无形。

    无论力道还是准确度,如今看起来莫不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或许,在使用过极致的快剑之后,郝大通那般的快剑,在师父的眼中看来却是慢的离奇啦!

    不过,说到水里练剑,白让却想起一件尴尬事情来,他抬头看了孙富贵一眼,才说道:“掌柜的,水里练剑我们可以接受,只是我们两个……都不会水。”

    岳子然看向孙富贵,见他也点了点头。

    黄蓉顿时乐了,在她看来游水这项本领简直和吃饭一般简单,于是趁机端出了长辈的样子,趁机教训了两人几句,最后说道:“游水么,游着游着就会水了。”

    两人翻了一个白眼,却深深懂得得罪师父也不要得罪师娘的道理。当即看向了岳子然,孙富贵甚至希望师父能换个练剑的方式,如果能够耍着能够练剑就更好了。

    岳子然可没有换个练剑方式的打算,指了指候在青石码头上的仆从说道:“上岸后,你们随便找个会水的学习去吧。”

    “靠岸啦。”这时船夫了说了一声,缓缓地将乌篷船靠向了码头上。

    码头上仆从接过船夫递过来的绳子,系在一旁的石柱上,将船固定好后,瘸子三当先上了岸。

    等候的仆从中一人对瘸子三说道:“三叔,听水阁等候公子多时了。”

    瘸子三点点头,随即站在一旁等候岳子然拉着黄蓉上了岸,才指向一个方向:“公子请了。”

    岳子然点点头,见无名和尚随鸟老头自去了,知道他与这里的人熟识,便也不再理他。只是让他没料到的是,木青竹、碧儿以及少女紫衫向他们走了过来。

    瘸子三解释道:“她们是石大家邀请的客人。”

    岳子然了然,与木青竹打了一个招呼,便打起一把油纸伞与瘸子三先行了,黄蓉自然打着一把伞又与木青竹走在了一起。那紫衫虽然对岳子然不冷不热的,对黄蓉却是热情的很。

    自在居其实是一处村庄,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庄子无论在环境还是房屋的华丽程度上都必要其他庄子舒适许多。

    码头在庄外,他们穿过耕田,走在田垄上,静静感受着田野间的安宁。有一两头水牛站在田头,青sè的身体被雨水打湿了却毫不在意,睁着一双大大的眼好奇的打量着岳子然一行人,口中嚼着秧苗,不见了牧童。

    接引岳子然等人的几个仆从见了,急忙上前几步将水牛赶出水田,随意系在一处青草茂密处。先前与瘸子三搭话的仆从回头苦笑道:“李舞娘今天摆台唱戏,这些野娃子定然是去凑热闹去了。”

    瘸子三点了点头。

    一行人绕进一处竹林,远处白墙黛瓦的一角从树梢间露了出来,走近了,果然听见一阵咿咿呀呀唱曲儿的声音。

    瘸子三扭过头来对岳子然说道:“唱曲儿的这位是李舞娘。”

    见岳子然神sè平常的点点头,游悭人忙在一旁解释道:“是歌舞的舞,她其实排行老幺。最爱唱梨园曲子,手上会些功夫,但最厉害的还是她的易容术。一次与石大家怄气,便骗过了最熟悉她的石大家,出去疯完了一天,若不是遇见我,便要被抓进青楼给卖啦。”

    岳子然心中了然,知道这位李舞娘与自己的蓉妹妹一样,都习惯离家出走。思索间抬头,便见先前搭话的仆从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似乎对游悭人的话很不屑。

    穿过竹林,庄子便在面前了。

    白sè高高的马头墙,凝铸了yīn沉的天空,打磨着闪闪发亮的青石板刻下了这里走过的时光,一切如同江南小镇的山水画一般。

    刚要进庄子,远处的田垄上传来一阵读书声,扭头望去只见一位老秀才,手中捧着书,身上却是农夫短打打扮,身后随着一群稚童,随他念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洲。”

    稚童跟着念罢,其中一小孩nǎi声nǎi气问道:“三爷爷,男儿为什么要带七爷爷呢?”

    游悭人干咳说道:“那是苟富贵苟三爷,熟读经史子集,兵法著作,很有才华。不过在人情上不通达理,rì后若有冲撞,公子多担待。”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