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68 惹惹祸上身
    水月羽一直以为神殿就应该像是孙悟空大闹天宫里面的一般,云雾缭绕,建筑威严。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让她觉得,神话就是神话,这神界实在是接地气,一点都不阳春白雪。

    宽阔的道路两旁都是房屋大宅,一个比一个气派。那街上没什么人,也没有小商贩,更没有酒楼。光秃秃的路上就只有水月羽一行人。

    “神界的人,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做吧。”水月羽四处看看,觉得定是如此。

    “他们日日修行,大多数都是闭关的状态,一进去就是几十几百年的,自然没人出来。”洪苍笑着拍拍月羽道:“怎么样,清心寡欲。”

    “做作矫情。”月羽想也不想就翻了个白眼,几人听了,不由暗暗笑起来,确实做作,确实矫情。

    没走多远几人便到了一条铁索桥前,那桥下是湍急的河流,几十米的高度让众人觉得,这个神殿修在这里,这是作死。

    摇摇晃晃的桥上,那一行人的身影都变成了几个小点。水月羽走得分外小心,她现在并非只是一个人,而是两个。有一点闪失,别说楼君天饶不了她,她自己也不能容忍。只是还未走完这段路,就见前方站了一排人。

    “这就是那金木水火四个人,管理神殿的事务。”密音传入,月羽点点头,楼君天握了握她的手,温厚的感觉让月羽静下心来。

    “弟子恭候四长老回归。”金长老打头阵,恭敬地鞠了躬,行了礼,却不料梅长老四人只是冷哼一声,洪苍走过其身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徒弟在我身后,你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金长老的脸色果然瞬间就变黑了,无奈却不能反驳,只能狠狠瞪了眼楼君天和水月羽。

    赤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好死不死那大白眼让赤看到了,他快速窜到洪苍身边道:“长老,那人的眼珠子好似有病,翻不过来了,你不如帮他看看。”

    “不看,病入膏肓,无药可医!”洪苍话音刚落,几人适当地展现出可惜的模样,把那金长老气得不轻,刚要破口大骂,却被梅长老一眼硬生生地讲话吞了进去。

    水月羽一直被楼君天搂着,娇小的身躯半个都淹没在楼君天的怀里,却依旧逃不过那几个人的注视,与其说是注视,不如说是猥琐的打量。

    楼君天只是冷冷一瞥,那金长老便立马改了视线,笑道:“大祭司。”

    “嗯,金……长老。”楼君天故意将后面两个字拉得很长,却让金长老的脸更加糟糕了。水月羽偷偷笑起来,楼君天真倒是气死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楼君天紧了紧手臂,一脸无所谓地走了过去。而身后跟着的烈焰、翼和怜雪三人更是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径直掠过一群人。莫离夹在烈焰和翼的中间,二人不给他一丝机会,就将人拽走了。

    梅长老的院子被水淹了,现在已经修好。洪苍的菊园失窃,不过这件事被巧妙地压了下来。四长老却还是很有默契地回到了梅园,这院子最大。

    月羽一路走来,只觉得这些布局很是熟悉,就犹如梦中场景,一下成真一般。烈焰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月羽的表情,心中有许多话想说,那是你曾经坐过的地方,那里你和萧穆在那里钓鱼……这一草一木,千百年来似乎都没有改变过,走之前是这样,现在看来,还是一样。烈焰的记忆如潮涌一般,瞬间填满了脑子。

    “可觉得熟悉?”楼今天低头看了看四处观赏的小人儿,终于按耐不住,开口问起。

    “是熟悉,只是确实想不起来。”水月羽看看这院子,虽然不是季节,但是依旧梅花芬芳,这地方有些寒冷,许是要让梅花开放的缘故。楼君天将月羽护在怀里,手护着她的肚子,很是小心。

    “那就不要想。”

    月羽听了笑笑,是啊,她想不起来,恐怕也是因为自己不愿想起的缘故。既然决定了这一世只做水月羽,只跟随自己的心意,那么之前的事情,就算忘记了又如何,记不起来也不会改变她和烈焰的关系,记起来也不会改变,她贺楼君天的感情。

    烈焰在一边听了,虽有些难过,但是却也理解月羽,在她看向自己的时候点了点头,月羽展颜一笑,让烈焰愣了好一会儿。

    这都多久了,仍旧是抵挡不住。翼看了看脸颊通红的烈焰,笑得憋出了内伤。楼君天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却将月羽更加用力地揉进了怀里。

    众人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金长老等人就浩浩荡荡的登门来访了。水月羽听了不由冷笑一声,这些人,还真是心急如焚。

    金长老足足在那里等了一炷香,因为紧张又兴奋以致于喝了三盏茶,喝到第四盏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

    “哼,不过是个小丫头,竟然如此无礼!”那说话的是木长老,他是最看不过水月羽和楼君天的,尤其是那个叫楼君天的大祭司,不过是地位高罢了。

    水长老胆子最小,也最软弱,看了眼门外才道:“你当心别让那四位听见了!”

    “哼,不过是四个老头子,活得久点罢了,有什么好忌惮的!”那木长老无法无天惯了,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点长进,愈发不可理喻起来。金长老看了眼他说:“虽然都称你我为一声长老,可是他们四人才是真正的大家,你还是收敛一些,免得惹出不必要的祸端。”

    “可若是太软弱,那还如何把这神界都攥在我们手中?还有那土长老,到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那是他咎由自取!听着,土长老的事不许再提!就烂到肚子里!”土长老是他们计划的一个败笔,若不是他兴许那四位长老还会站在他们身边考虑,毕竟他听说这四个人向来是不愿意多插手神界的事务的。总之只要把白莲拿回来,攥在他们的手里,这一切都不在话下。

    只是这几个人这次真是失算了,就算他再想隐瞒事实,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在他们睡了个觉,然后来到这梅园等着水月羽的时候,烈焰、翼、赤和怜雪,两两一组,拿着四长老的牌子,将这神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走访了个遍。一夜不曾停歇。这些人听闻是四长老派人来了,有的激动得连鞋都没穿就奔了出来。

    水月羽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她最近愈来愈嗜睡,一倒下就能睡着。再加上有楼君天在身边,她睡得更香,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说这几人一大早就来,楼君天很是不爽,轻轻吻了月羽一下后,便来到前殿。那四人见只有大祭司来了,那小丫头不在,不由脸色不好看了起来。这什么道理,不就是仗着有白莲,竟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而他们不知道,楼君天等人确实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四人之间这大祭司一身肃杀走进来,连带着屋子里的温度都降了下来。那土长老正要发话,却被那双凌厉的眼眸一瞪,发不出声了。

    “大祭司,我们好歹也是神殿执掌权力的人,这样……不太好吧?”金长老看向楼君天道。

    “我觉得很好。”楼君天不看他们,手指搭在扶手上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这话一出,双方便都陷入了困境。

    那木长老不服气,开口叫嚷着:“哼,还是快快交出白莲,不然神界出了什么问题,可都是你们导致的!”

    “你们自己内部出现了如此大的问题,竟然还怒气冲冲地跑到我这里?”楼君天冷冷一笑,这几人真的没长脑子,如今看来多跟他们说一句话都是在折损自己。

    “大祭司,我们也是心急。同为神界之人,自然要为了神界。白莲对神界的重要性,那水月羽不知道,大祭司你总该知道的。”

    “我是望天岛的人,神界,与我无关。”此话一出,这几人都坐不住了,你一个大祭司,竟然说不是神界的人?

    楼君天依旧不紧不慢地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得到神界任何的庇护,至于什么大祭司,这职位我还不感兴趣。你们谁想要拿去就是。”

    “你!”金老头伸手指着楼君天,气得说不出话来。之前也想过他会拒绝,只是没想到竟然拒绝的如此直接,当他们是什么了?

    楼君天端起茶,吹了吹,是要送客了。金老头见他软硬不吃,气得拂袖而去。只是他没想到,刚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起来。

    “今日怎么这么多人?”水长老小声地问着。大街上都是些有头脸的人,却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叛徒,什么败类……这是怎么回事?金长老气急,一把抓过一个男子道:“说什么说,我们可是神殿的人!”

    “哼,神殿的人,故作清高,背地里不知道做了什么缺德事情!”

    “就是,竟然勾结魔界!”

    “唉……人心不古,道德沦丧啊!”

    几人懵了,这……怎么一夜之间,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些事情?更有甚者已经做好了攻击他们的准备,几人一看情况不乐观,一个闪身,回到了神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老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

    “到底是谁散布出去的话?那些人百年也不见出来一次,今儿怎么都出来了!”

    “定是那楼君天捣的鬼,你看他今日对我们不理不睬的……”

    “妖孽!妖孽!”金老头怒吼着,面目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白莲没到手,还热火上了身,倒霉!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