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58 合作
    水月羽收起碧月,右手从袖中滑下一把匕首,眼前的雾浓重不堪,像是千斤重的石头压在水月羽心头,她一边慢慢走,一边感应着玉佩,脑袋里回想着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今日一早起来二人便继续赶路,途中抓了只野兔,再三确认没有其它问题后才烤了吃。吃饱了饭休息了一阵,因为晚上睡得晚,起得早,所以不知不觉便睡着了。等她一醒来,却不见楼狐狸的影子,这下心漏了一拍,喊了两声却不见对方回应,握着玉佩也没有任何感应……正当自己在原地等待的时候,却不料突然迷雾蔓延。现在想想,她不可能就突然睡过去,水月羽睡觉很轻,一丁点细微的动静都会醒来,更别说有危险了,现在楼君天一个大活人都不见了,一个厉害的大活人不见了她都不知道,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殊不知,水月羽醒来后,在她一旁的楼君天早就醒来,却也找不到她,已经在周围寻寻觅觅了小半个时辰却什么都不见,当下心里也有些不好的预感,大大小小的方法试了个遍,却依旧没有用处。两个人现在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转起来,只是他们两个人谁也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在身边。

    一路上湿气深重,阴风阵阵,水月羽越走心里越堵得慌,一是她与楼君天走散,二是这周围的气氛诡异,纵使她心智比一般人坚强,却也不断听到周围的声音:“一个人……一个人……”

    水月羽摇摇头,她不是一个人。双腿越来越沉重,不知为何,脑中尽是一些前世的事情,哭哭啼啼的都是不好的回忆,被人抛弃,流落街头,无家可归,饥寒交迫,在雪夜里独坐街头……

    头越来越晕,恍惚之中看见了三只狼狗一样的动物从那路边的草丛中走了出来,面漏凶光,看样子应该是饿了很久了,月羽紧紧握着匕首的右手却死活也抬不起来,脚下一软,身子朝一旁倒了下去。

    那三只动物一见猎物倒下了,欢呼地一声狼嚎:“啊呜——”,那声音回荡在四周,领头那只率先走了上去,伸出鼻子在水月羽身上嗅了嗅,鼻子逐渐靠近月羽的脖子,黑色的湿漉漉的鼻头微微一动,张开大嘴,尖牙暴露。

    突然就在那狼狗要咬下的那一刻,“嘭”的一声,那狼狗被人一脚踹飞,跌落草丛之中。来人正是刚刚破解了那奇怪的幻境的楼君天,此刻他发丝有些凌乱,想必也是遇到了些什么。只是他一刻不歇,蹲下身子把了把脉,一切正常,只是沉睡在那幻境之中,倘若月羽心性不坚定,他也没有办法。

    抬头,冷冷的眸中难掩杀气,那其余两只狼狗却看见自己的同伴被打,虽然害怕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丝毫没有后退。楼君天冷笑一声,随手一划在月羽周身画下结界。随后站了起来,盯着那两只牲畜,不动声色,却也没有行动的意思。

    不是他不动手,只是这两只低等生物不需他出手,不然实在太掉价了。对峙了一会儿,那两只狗终于忍受不住这巨大的威压,夹着尾巴溜走了。

    这几日的行程将他们带到了一片树林之中,楼君天见天色昏暗,似有要落雨的迹象,便找了一块高地,搭建了个棚子,抱着月羽走了进去。又拿出火折子,点了火堆。

    怕月羽受了凉,便将人抱着,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腿上,就这么一直看着月羽。水月羽的五官很端正,单看哪一个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合起来更是毫无瑕疵。一眼惊艳,三眼沉沦,只是楼大爷很愿意沉沦,一直沉下去。正当他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划过水月羽的脸颊的时候,那修眉突然皱了起来,本是柔软的身体也猛地紧绷着,双手局促不安地挣扎着。

    水月羽看见了许多东西,有前世,有前前世,还有……前、前、前世,分不清真假,却在她脑子里轮番拜访。

    她甚至看见了满身是血求她不要过去的萧穆,突然,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与痛心蔓上心扉,她知道了,她果真是苏邪,千年之后,她又回到这个时空了。

    一直紧紧抱着水月羽的楼君天知道她定然是看见了什么不能接受的东西,却也没有办法将人叫醒,只能一直轻轻拍着她,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而沉陷于幻觉的水月羽,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音量不大不小,却一点点地将她拉回现实——她是水月羽,她这一世,为水月羽而活。

    突然睁开的双眸将正愣愣看着水月羽的楼君天一吓,即使是这样,那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凤眸中的惊喜做不了假,只是在看见那双大眼睛中的雾水后,消散一空。

    “怎么了?”

    水月羽摇摇头,却是伸了双手环着楼君天的腰,头也紧紧靠着他,精壮结实的腰给了水月羽无尽的安抚,看着月羽的动作,楼君天没说什么,却还是收紧了抱着她的手臂。

    说不担心吗?他担心,很担心。他担心水月羽混乱,担心那个飘荡了千年的灵魂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他不怕,他认定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松手,同样,水月羽也不会轻易离开。而眼下水月羽紧紧抱着自己,则是无声地告诉他,她会一直是他的。

    ——

    “公子,你怎么又坐在这里了?”一找到莫离的时候,带了件衣服,将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莫离回来已有多时,却经常来到白莲池附近。这池子光秃秃的毫无生气,有什么好看的呢?

    莫离听见一来了,眼神闪了闪,收了神了。转身笑笑道:“回去吧。”

    “公子,今日神殿的金长老来找您了,只是您不在的,他又回去了。”一欢快地跟在莫离身后,叽叽喳喳地汇报着。

    莫离挑眉,这人又来了?哼,自己不愿意的事情,谁也别强迫他。惹急了,大不了他鱼死网破,不过是牵制苏邪的工具,若是没有他,那么就再无可能了。凭借他见了水月羽和楼君天二人,他就知道自己的利用价值远没有这些老东西想象的高,可他偏偏什么话也不说,倘若说了,或许他的命也保不住。若是可以,希望死之前,还能见到那水月羽一面。

    刚一回到他那与世无争的殿里后,便什么也没多说,就让一下去了。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莫离站在门口,朝着空气笑起来。

    “莫离。”烈焰跳了下来,这人倒是厉害,还能发现他在这里趴着屋顶。

    “你们不是在帮水月羽嘛?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莫离抬了抬眼皮,烈焰今日来绝对不是要对他干些什么,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自己要跟人打一架。不过现在都能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来神界,定是有什么事情。

    “你难道不想变正常?”烈焰随意地走来,邪笑挂在嘴角,这话说得奇里古怪但是二人都明白此话所指何事。

    “你、你们?”莫离一直淡定的神色终于不淡定了。身体倾转过来,看向烈焰,见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别的神情,一本正经。

    “怎么?”看见莫离不可相信的神情,烈焰明知故问,就是不好好说话。

    莫离皱眉,沉默一会儿道:“进屋说吧,前些日子挖出多年前的好酒,喝一杯?”

    烈焰一听笑了两声,大步走进莫离的屋子道:“早摆出这样的态度不就好了,哈哈哈……”那神情,那动作,简直就是把莫离的屋子当做自己家一样!

    一坛美酒,几碟小菜,两个美男子相对而坐。烈焰举起酒杯,嗅了一下道:“好酒!”

    “这天下喝到我莫离的酒,你是第一个。”莫离看了眼烈焰,眼中的神色不急不缓。烈焰抬眼看看他,果然沉得住气。不过今日来也不是卖关子的,这件事他确实要快点说。

    “你说,你们有办法?”莫离一惊,那桌上的酒杯晃了晃,酒水差点洒了出来。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激动,莫离咳嗽了两声道:“对不起,我、我失态了。”

    “是有办法,不过,我们要你的帮助。”说罢烈焰也不犹豫,就将那地图给莫离打开瞧了起来。莫离看了看,眼中闪过一丝明了,他是想让自己做内应。烈焰想要把那魂魄逼出的目的他也猜测到了几分。

    “你们还要找什么东西?”放下那地图,莫离不说自己答不答应,而是先问了问题。

    “一面镜子。”烈焰也不隐瞒,径直就说了出来,本来也是给他用,又要找他合作,没什么好瞒着的。

    莫离点点头道:“这地方不好进去,我会想办法的。”这话一出也就是应下他们的要求了。他们相互合作各取所需,这样很好。至于这地图的来源,他莫离不在乎,也没打算问。

    烈焰也不多说,将那地图收了起来。莫离是个聪明的人,与这样的人合作,各有所图,方便也轻松。

    送走了烈焰,莫离站在门口吹风,他并不确定那什么镜子有没有用,但是现实逼迫他要去做这件事。坐以待毙,不是他想要的。之前不清楚,现在知道了这些,他不能不顾自己的将来。至于神殿的人,他不在乎。

    莫离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但是至于他帮助烈焰偷镜子,有几分是为了自己有几分,是为了别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