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56 臭泥巴大战
    走了许久,二人都没有再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不过脚边时而出现的白骨提醒着两个人,这里曾经、正在并会持续发生着一系列出其不意的死亡。

    “寂”的空间里,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无法通过天空辨别时间——那天一直都是灰蒙蒙的,没有裂痕。不知道过了多久,估摸到了中午,两人找了一棵树,坐了下来,准备计划一下之后的“生活”。

    走了半天,在这空间中却除了那群鸟,什么都没发现,水月羽感觉不到一丝生机,抚上靠在背后的树干,突然,手心传来了阵阵酥麻,奇异的感觉让月羽一惊,碰到了一旁闭目养神的楼君天:“怎么了?”

    “这树……会动的?”月羽再次把手附在那粗糙的树皮上,这次什么感觉也没有可是正当她准备收手的时候,那感觉又来了,楼君天掏出一颗夜明珠照了上去,不照不知道,一照竟然要恶心死二人。那哪里是什么树皮?明明就是一条条丑陋的虫子缠绕在树干上,那虫子身上凹凸不平,这里光线昏暗,乍一看上去还真以为是那树干的树皮呢!

    “啊——啊啊!”水月羽摔着手跳了起来,她受够了,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这得要多猥琐的思想,才能形成这么龌龊的意识空间?”月羽取了水,沾湿了布子,一遍遍擦拭着自己的手。一想到那手曾经抚摸过这些虫子,她就恶心不已,根本停不下来。楼君天走过去,伸手执起那柔夷,又拿出布子轻轻擦着道:“这里的东西并非真实存在在现实中,一旦出去就不会再见了,别多想。”只是那轻轻扬起的嘴角彰显出他的好心情,这丫头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着实让人喜爱。

    “罢了罢了,先吃饭,吃过饭再走。”水月羽一屁股坐下来,决心不再想这件事,楼君天见了蹲下来,支起了一个木架,点了火。月羽拿出一只鸡,都是处理干净的,直接烤就行。

    “生气了?”楼君天烤着鸡,看着一旁闭眼的水月羽,跟自己在一起,她便会变成这样,就是个小女孩儿,对自己的依赖一览无余。他很高兴,水月羽越是这样,他就越高兴。撕下一只鸡腿给月羽,见到吃的那双眸立马就睁开了,拿起鸡腿吃了起来。

    “这两条路,我们选一个吧。”月羽嚼着肉说道。

    “这条。”楼君天一指,指向右边一条路,月羽点头道:“好!”右边的路延伸的方向,便是那群大鸟飞来的方向。既然那里能飞来动物,那就一定有些不同,光这样平平淡淡地走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二人用过饭,并肩向着那条选中的路出发。一路上的景致不断地变化,湿气慢慢加重起来,那枯枝烂叶逐渐在脚下边的柔软,消失。那脚下的树枝逐渐消失,慢慢地生出草甸来。环境似乎变得更加有生机了些。

    “小心些。”楼君天捏捏她的手,示意她注意些。月羽抬头眨眨眼,她明白。

    二人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那周遭的气温明显提升,潮湿的气息中透着一股臭味,脚下的陆地逐渐变得泥泞,一深一浅,走得好不顺畅。月羽皱眉,这什么地方,竟然也能在数步之中变化如此之大。月羽一门心思想着这些,却发现走在稍前的楼君天顿了一下道:“池塘?”

    “什么?”月羽刚一问完,脚也顿住了。这太、太坑爹了吧?沼泽也不带这样突然就出现的。感觉到自己的腿渐渐下陷,月羽苦笑一声,这还真是什么都让她碰到了。一抬头发现眼前的人正在不断挣扎,原本刚刚没及膝盖的泥巴线,此时已经到了腰部。楼君天本就比她重,再这么一挣扎之后,越陷越深,越陷越快。

    月羽连忙上前倾斜身子,一把抓住楼君天。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话中带着隐隐的怒气,楼君天一向是骄傲的,这会儿陷入这又臭又恶心的泥潭中且无法自拔,自然是生气。

    “这是沼泽,你莫要挣扎了,越用力挣扎下陷越快!”月羽又好气又好笑地连忙阻着了他,楼君天抬头一看月羽,果然她此刻还不似自己一般半个身子都栽进了臭泥巴之中。

    “怎么办?”见月羽认识这个,自然以为她会破解,使他们脱身。

    月羽苦笑道:“唉,幸亏是碰见我了!”说罢看看四周,发现了一截粗壮的木头,应当是某一棵树的枝干,放眼仔细瞧了下,干净的树枝。楼君天顺着水月羽的眼神望去,做什么,树枝?难不成她要撑着树枝划出去?

    只可惜,楼大爷猜错了。还不等他回过神来收回目光,就听见“嘭!”的一声,水月羽整个人趴在了泥巴上,双手扒着那树干,慢慢扭动着身体。楼君天一见皱眉,却也不多说什么,他不是不想说,是他不知道说什么。这是个什么脱身的方法?但是此刻却也毫不松懈地看着水月羽的行为,古怪地扭动身体的行为。

    月羽一面抱着木桩子,一面奋力拜脱沼泽的拉入,终于拔出了一只腿,自由了的腿平平搭在泥巴上。很快另一只腿也出来了。楼君天看看明白了些,见前方也有个树桩子,便也如法炮制起来。

    月羽见他明白了自己的作法,甚是欣慰,当下也不敢乱动,匍匐着前行,并大力抬起头喊道:“一会儿,拔出来了,爬着走。不然,还会,陷下去的!”

    “好!”听到水月羽的话,楼君天只一个短短的好字,月羽听了会心一笑,慢慢向前爬去。这沼泽好臭,许是吞陷了太多的尸体什么的,时不时地还往上冒个泡。月羽头一顶,顶上了个东西,抬眼一看:“妈的!”

    那是一个头骨,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头骨,此时正和她面对面地做着空洞的眼神交流,这骨头没有沉下去,想必是这动物身子陷在里面,头在外面,活活饿死了,风干了尸骨后,这头留在了地面上。

    “这个空间还有时间概念,真是奇特。”楼君天的话语响在月羽耳边,水月羽一愣,这家伙爬的真是快,这一会儿就追上来了。

    “上来!”月羽一听将手伸到楼君天的手上,这才站了起来。两腿重重的全是泥巴污垢,再一看楼君天也是如此,二人俨然变成了泥人,又丑又臭。

    “找个地方,把身上洗一下,换了衣服才是。”这泥巴在身上的感觉真不爽,而且随着时间的积累慢慢结成土块,重重地糊在腿上、身上,行动也变得不方便起来。

    “嗯。”看不见天色情况,只能依据时间长短来定,这会儿也到下午了。

    终于,二人走了好一会儿,来到干净的草地上,远处不知何地,时不时传来一声声鸣叫声,这是动物准备歇息归家了。两人看了看,这地方没有能够遮蔽的地方,月羽只好从空间里搬出来了一对家伙,像是上次一样搭了帐篷,二人又轮流换了衣服,用水洗了洗身上,换了干净的衣服,这才生了火,准备些吃食。第一天二人遇见了奇怪的鸟群,还有臭恶的沼泽,要说不累,那也是说着玩儿笑的。

    “总觉得这地方没有这么轻松。”这才第一天,水月羽就见到了这个“寂”里面的诡异,连动物都长得这么奇怪,还有什么不会发生?

    楼君天递给月羽一杯热水道:“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他们二人都不是会害怕的主,既然来了这里,那就好好利用。

    “赶紧摸清这里的大致情况,明日开始我们提速,这一片都是草甸,飞跃穿行即可。”楼君天又开始动手做饭,月羽听着他的话,又看着他的动作,美男做什么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好看?”

    “好看。”月羽点点头,又喝了一口水。抬头望了望四周,刚刚还有几声鸣叫声,现在已经全然安静下来了。天色似乎要比百天还要黑一些。果然,等到那肉烤熟了之后,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只是那空中没有星星月亮,依旧灰蒙蒙的。

    “今天是第一日。”月羽从空间拿出一截绳子,打一个结道。楼君天看着这个做法,知道她不愿呆的太久,自己何尝不是呢?

    烤肉的香味扑鼻,在泥巴里扭来扭去,又拖着一身污垢走了好久,水月羽早就又累又饿,现在只想好好吃完睡一觉,只是二人拿起食物没吃多少,就停了下来。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耳朵微微动了动。

    “嗉嗉,嗉嗉……”那声音越来越大,水月羽抬眼一扫,兔子?

    楼君天看到月羽的眼光后摇摇头,这不是兔子,这是什么不确定,但肯定是食肉的。密音传入月羽耳中,她瞧了瞧,这些东西虽然不大,只有小兔子那般大小,但是却真真长了一嘴利牙,尖尖的牙头在火光中泛着光,那绿色的眼珠透着精光,滴溜溜转着的眼珠不知道是在看那烧烤的食物,还是在想着他们二人是否美味。

    从那发光的阴森森的眼珠看去,这些东西少说也有上百头。倘若是一个大物倒也罢了,这么小,便知道是灵活的物种,这样一来,就很难对付了。

    楼君天一闪身,站在了月羽的背后,月羽也慢慢站了起来,眼中尽是这些看上去就很凶残的“小动物”,他们这是吧后背交给了对方。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