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40 公子掉水里啦!
    “小姐,今晚有街灯和杂耍呢!”

    这月是北越的狂欢月,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节日众多,就像是今日,家家户户都要点灯许愿,说不上是个什么节日,只能讲是约定的习俗吧。

    “想去?”水月羽拍了拍小花的头道。小花听了两眼闪成小星星,拨浪鼓似的点着头。其实她这么一说水月羽也是想出去逛逛的,正当这时楼君天的长腿迈进屋内,月羽一见迎了上去,很是主动地挽住楼君天的手臂。男人眉峰一挑,这丫头又打着什么主意?小花见了很自觉地退下了。

    “君君啊,今晚我们出去吧!”笑眯眯地仰着头,看着他。

    楼君天一听,搞了半天是想拉着自己出去,这样人多喧闹的时刻自己从未去过,一来是没有兴趣,二来,也无人敢邀请他去这样的场合。低头看着那眉眼,伸手抚了抚道:“吃过饭。”

    “耶!”月羽一高兴比划了和剪刀手,楼君天一皱眉道:“这是什么?”说罢伸出手还自己比试了比试。

    “嗯……就是胜利,高兴的意思。”水月羽弯弯手指道。

    “是你……那里的?”

    “对啊。”月羽点点头,这妖孽似乎对自己之前的世界很感兴趣,她不知道是因为楼君天对她感兴趣,所以想要多了解些关于月羽的事情。

    “既然想去,就把大家都叫上吧。”楼君天难得开了尊口:“顺便在外面吃吧,别在家了。”

    水月羽一听更是来劲儿了,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决定引出了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家望月楼设在河边,依旧是京城的繁华地带,夜幕降临,河上点点火光亮起,小船缓缓行驶。

    刚一路上看了许多灯,还顺手买了几个,怜雪手中提着一个兔子灯,那大眼睛楚楚可怜,倒是也符合当初的初见;赤是小蛇的灯,墨绿色的小蛇惟妙惟肖;翼的是一只小鸟,只是那鸟太可爱了些,跟寡言少语的翼不太符合,水月羽递给他的时候,这家伙竟然还脸红;更好笑的是烈焰的是条卷毛狗,因为灵兽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人界……烈焰憋着气,又不敢扔,你看看水月羽的眼神,似乎他要是敢嫌弃这个灯她就把他打成狗一般阴狠……翼见状又难得地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烈焰本在生气当中,一回头看见墨和苍白就突然笑了起来。墨斜眼看着手上的仕女图围成的灯,放着冷气,他是货真价实取向正常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好么!这个死女人!苍白则是看着自己那什么画都没有的灯笼,苍白,苍白……

    小花小草高兴得很,提着花花草草一对儿灯,嘴咧到了耳根。

    “走!”水月羽拉起楼君天,楼君天的眼中点点笑意,眼神一直追随在她的身上。

    最顶层的客房,象征着客人的身份。众人齐坐一堂,苍白的脸上终于恢复如初,整个人又活蹦乱跳起来,只是细看,那眉眼中带着一丝苦笑,水月羽心里乐了,想美女了吧?

    这安雅确实是不来了,只是前几日托人带了些西凉的特产,说是给众人的,水月羽私下问了问才知道都是苍白喜爱吃的,果然有时候,距离产生美。

    这靠窗的房间很是宁静,水月羽指着下巴看着那小船来来往往,那街灯初上,加上今日特殊,大街小巷都被各式各样的灯装点起来,甚是好看。

    ——

    “一,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莫离一人坐在船上,斟了一杯酒问道。

    “公子,好些时日了,少说,也有八百年了。”一是灵果幻化出来的人形,一落地就被派去照顾莫离了,一对莫离,早就超越了主仆,他一直把莫离当做兄长一般。

    “你见我的我时候,我在哪里?”莫离偏头而问。

    一小小挠挠头道:“公子,您这问题问了几百年了,那日您醒来,见到我,就是第一面了!”

    是么?不似以往那样轻易就相信了一的话,莫离转身站了起来,走向一,一虽然化作人形,但一直都保持着少年的模样,个头自然不比莫离,才到他的肩膀下方,此时莫离的身影完完全全挡住了灯火的光亮,一有些害怕,怯怯地低着头,生怕莫离发现了什么,那手指绞着衣角,不知所措。

    “一,从来都不会骗我吧?”那声音似乎带着魔力,一缓缓抬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解,而后的话便让这丝丝不解变成了惊恐。

    “是什么原因,让你骗了我这么久?”那一日自己醒来,之前的记忆一片混乱,见到一那样的喜悦自己也就信了什么得了重病失了记忆,不是他不生疑,只是他不愿意想起。可是现在他愈发的感到不对,尤其是在,见到那个人之后。

    一惊恐地张了张嘴,眼前一只温和的公子,周身散发着无尽了冷漠与疏远,那眼中,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竟然有一丝丝血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冰冷的手指握住一的脖子,眼中一片冰冷。

    “公子,公子!”一皱了眉,伸手扒住了那只手,猛地,莫离眸中的血红消退,高大的身形向后倒去,翻入了河水中。一刚想纵身跃下湖,却见一道身影“嗖”地冲进了水中,又是“嗖”的一下,飞上了岸上的楼中,那开启窗户的房间里。

    适才月羽和楼君天等人都感到一丝异样,那种灵力才会有的波动,但是却又有些奇异,众人往河面一看,却见一人普通跃进水里,楼君天皱眉冷声道:“是神殿的人。”

    “苍枫,带上来。”水月羽指挥着苍枫:“去了,我就让安雅来找你。”

    苍枫一听,毫不犹豫地放下碗筷,“嗷”地一声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众人都未反应过来时那落水之人就被他捞了上来,放在地上。落水,救人只在一瞬间,又加上天黑,人们的注意力也不在这河面上,自然也没人看见。

    “这人……”烈焰话到嘴边却不知怎么的停了下来,月羽见他皱着眉道:“怎么?”

    烈焰叹了口气,走进这人,示意翼将他扶起,水月羽见了这人,虽然闭着眼晕了过去,却掩盖不住那翩翩公子的悠然淡漠,真正的恣意。烈焰伸出手掌,靠近男子的胸口,突然,从那男子的身体中分离开了一道人影,呈灰黑色,突然烈焰的身躯向后一晃,那人影又缩回了男子的体内。

    “执念太强,竟然连我都驱逐不了。”烈焰站起身,翼将男子轻轻放下,突然窗口又冲来一个人,却不料这房间被下了结界,一个来不及撞在了透明的防护上,“咚”的一声,掉下去的时候,那少年还在喊着:“公子!”

    “商,把人带上来。”楼君天见了冷冷说道。又将目光转向地上的人:“他被人当做了宿主。”

    水月羽皱眉,宿主?怜雪走进男子,伸手一探道:“至少已经几百年的时间了,而且,那残缺的灵魂怨念深重,不肯轻易离去。而且……”

    “什么?”楼君天问道。怜雪叹了口气朝楼君天道:“那灵魂是魔化的。”

    听了这话,水月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往后一退,楼君天见状连忙将她扶住,月羽抬头,见楼君天紧缩的眉头间那晦暗难测的眼神,就知道十有*,是自己想对了。

    “公子!公子!”正在此刻,那个少年被商带了进来,见到地上躺着的人立马就扑了上去哭着:“呜呜呜,都是一不好,公子,公子……”

    “哟,灵果?”烈焰勾唇邪笑,竟然是千年灵果幻化的人,看来,这一切的幕后,又是神殿那帮老不死的了,与翼对视一眼便交换了彼此的想法,不用多说,便已了然。

    “你们、你们……”那自己唤作一的少年抽着鼻子惊恐地看了看眼前的人,突然眼中一亮朝着水月羽说道:“是你!”

    “你认得我?”月羽皱眉,话说出来才觉得自己傻了,这两个人日日监视着自己,当然认识,看到水月羽的模样,一也有些尴尬道:“我们……没有恶意。”

    “先给你家公子换身衣服吧,然后再慢慢说。”水月羽看着他一副纠结模样,心下也软了软。

    换了身干爽衣服的主仆二人恢复了神态,因为那男子还在昏迷,所以就被抬到了里间的床上,一坐在众人面前,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道:“这下怎么好?”

    楼君天冷冷一哼:“说,我就放你们回去;不说,就把你扔给他们。千年灵果,灵兽最爱。”

    “啊!?”一惊恐地看了眼坐在那里的翼跟烈焰,这两个……竟然是灵兽。

    “我、我……我说了,回去之后,那些老头也不会放过我的!”一说这就又要哭,楼君天眸光一冷,硬是让他吧眼泪憋了回去。

    水月羽在一旁看着,这妖孽骇人起来果真是厉害的,只是现在只能用这么卑鄙的恐吓手法了。

    “你说,他们不敢把你怎样。”那群老不死的,早该去投胎了。

    听了楼君天的话,一莫名其妙的相信了眼前这个男人,顿了顿道:“这件事,连我家公子都不知道,这一切,要从千年前的大战开始说起。”

    水月羽心一沉,又是千年之前。

    ------题外话------

    ……好苦逼感冒头痛还要复习……根本看不进去……蓝后这几天的情节其实是比较关键的,考完试之后差不多就会将上卷结束了,开始下卷,不过我想应该还得两三天的,3号应该会请假,因为那一天都在灰机上……请大家谅解,我会吧那天的补回来的!暑假到了,会尽力快点更新,多点更新,谢谢大家么么哒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