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31 史上最苍白事件
    水月羽赶到怜雪的院子,就见他坐在屋里,慢悠悠地品着茶,瞥了眼她气定神闲道:“急什么,有我在,死不了。”

    水月羽想去看看,无奈被怜雪拉住道:“他这会儿睡着呢,看样子有四五日没合过眼了。”

    听了这话水月羽不再往里冲,而是坐了下来,看着怜雪道:“怎么回事?”

    “身心疲惫,腹中空空如也,又饿又累,晕过去了。”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干什么去了,内力极为深厚却还能如此狼狈。见水月羽皱眉问道:“怎么了?”

    见水月羽默不作声,角开口朝众人解释道:“苍白算是水小姐的表弟,也是主子的师弟,江湖人称赛阎王。”

    怜雪听了笑道:“看那小子长得细皮内肉的,怎么还有这么个外号?”

    水月羽听了叹了口气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苍白的心思缜密,老谋深算活脱脱是个大叔的心神,长得年轻罢了,与楼君天一样是狡猾的货色。说罢转身看着身后的角问道:“西凉那边可是传来什么消息?”

    “除了他们要换女王之外,没什么大事儿了,就连这则消息也是许久之前的。”角一五一十说道,正因如此他也觉得奇怪,想来所有的事儿只能等着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的人醒来才知道了。

    按理说安雅已掌大权,这苍白跟她关系不浅,不可能是谁要迫害于苍白。加上古浩也在那边,不少影楼的人更是在西凉驻扎,怎么会就一点消息都没有,还在这千里之外的府里见到苍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先散了吧,在这儿等着不是事儿。”水月羽摆摆手,有一群神医在,人是死不了的,很安全,站起身又朝着角说道:“去西凉打探打探,联系上安雅,搞明白到底出了什么情况,是大是小,是不是要插手,都搞明白。”

    “是。”角刚一答应才反应过来,水月羽可不是他主子啊,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可以抬头,那人已经不见了。

    “听说一大早府里发现一具尸体?”楼君天回来就听角报告了这件事,也是让角去查查,那语气跟水月羽如出一辙,角自己想着定是因为语气相似所以才让自己将水月羽当成主子了……

    月羽坐在那儿绣花,听见他说了这话好笑道:“那好歹是你师弟,我的表弟,积点德。”

    “我这么英明伟岸,积德做什么。”楼君天坐下,那长腿随意伸开,靠在椅背上,今日上朝贺楼城状态不佳,似是要挂了,想来太着急了些,只好给了一颗药缓缓,不然到了那日他撑不到,这好戏不久没人观赏了?看着小东西见自己来了就开始收拾,好奇道:“不见你这么认真过,绣了几日了?”

    “三日,急什么,还有两个多月呢!”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小花收了起来,拿起小刀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送到嘴里,却见楼君天张了张嘴,只得伸手递给他一块。

    “这事儿你怎么看?”嘴里嚼着苹果,果香四溢,甜蜜的汁水充斥着口腔,楼君天心情愉悦看着水月羽问道。

    “想来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能把他逼着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跑过来的,也不是什么小事情。”

    楼君天点点头,道:“不错,罢了,这小子能摊上什么大事,十有**跟安雅脱不了干系,我等就别操心了。说起来,你到底是绣了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不让我看?”

    “再等等你自然就知道了,都说了急什么。”

    楼君天将椅子挪得近了些,伸手搂住水月羽道:“急,怎么不急。”那语气轻得若有若无,却让水月羽听得清清楚楚,湿热的气呼在耳边,小耳坠立马红了个透。

    楼君天眼眸垂下,伸头含住了那小耳朵,水月羽一抖,手里的半个苹果滚到了地上,想要推开楼君天却被他趁机捉住了手,抱在了怀里。

    “我的苹果……”

    “我这儿也有苹果的味道。”说着对上那樱唇,堵住了她的话语。

    无耻!下流!狠狠咬了一口楼君天,却换来他更加猛烈的动作,无奈只好任凭他折腾去了。

    ——

    苍白醒来得很快,本来怜雪以为他明天才会醒的,谁知到傍晚自己刚吃完饭就听下人跑来道:“公子,公子,醒了!”

    苍白睁眼,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一转身,浑身无力,又倒了下去。听有脚步声转过头去,不一会儿视野里出现个陌生的男子,空灵得无法形容,只是这人没见过,该不会是……不对啊,自己明明拼尽了全力跳进师兄的府里了,难不成跳错房子了?苍白动了动嘴,不知道该不该出声,不料美男子先开了口:“月羽一会儿就到。”

    月羽?苍白瞬间大呼出来一口气,他没跳错!此时此刻他甚至都想一把抱住眼前的美男子好好一顿蹂躏,但是无奈他现在实在没力气,天知道他没命地从西凉跑回来,一路上还心不在焉的。

    “苍白,苍白?”正想着,院内传来水月羽的声音,没两步就见到了躺在床上的苍白,那深陷的眼窝,杂乱的发丝,就像是被人从地狱里捞出来的一般。

    “你到底怎么了?”楼君天皱眉问道。

    “唉。”苍白动动嘴,半天才叹了口气道:“被逼婚了。”

    “逼、逼婚?”墨音调提得老高,因为使劲憋着笑意那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地道:“您这是,要当王夫了?”墨的话音刚落就见苍白哼唧了一声,犹豫实在无力以破口大骂来还口,只得狠狠剜了一个白眼给他。墨瞧了只觉得好笑,摆摆手道:“当怎么着了呢,看你死不了了,我还是先走吧。”说罢几人也都告辞离开了,只剩下楼君天、水月羽和怜雪。

    “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怎么你小子不愿意啊?”水月羽走上前坐在楼君天身边,怜雪看了眨眨眼,心碎了一地,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楼君天眼角瞥了眼他的背影,没说什么。

    “原意是愿意,谁知到那丫头竟然一点准备时间和余地都没给我留,王夫,那是什么概念,好歹让我想想吧?再说了,我是喜欢那丫头,但是……你不知道,那丫头跟疯了似的,途中几次我都命悬一线。”

    “你小子,自由惯了。”楼君天摇摇头,这点破事儿就把他吓成这样。水月羽听了扑哧一笑道:“你可真心喜欢安雅?”

    “这跟、跟我喜欢与否没有关系,我喜欢她,但要我与这些扯上关系,却又另当别论了。”苍白闭上眼,摇摇头。

    “当初你追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些,现在却又要离开,要我是安雅早就把你‘咔嚓’了。”说罢水月羽还做了个手势,苍白斜眼瞥见了,缩了缩脖子说:“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这件事明明是我应当提出来的,怎么让她全都占了,以前不觉得,现在到有点认为她强势。”

    “她若变得小鸟依人,你还喜欢么?”水月羽看着苍白问。

    听了这话苍白愣了愣,是啊,他喜欢的不就是那个鬼丫头吗?调皮,精灵古怪,甚至是有些小坏的她,笑起来两颗小虎牙似乎都在闪闪发光,有时候霸道蛮不讲理,却又心地善良……苍白的双眼闪了闪,绝美却又憔悴的脸庞上终于闪过一丝笑意道:“是啊,我就喜欢她这样。”

    楼君天见了站起身,静静拉着水月羽走了出去,让苍白好好想想吧,这孩子一直孤身一人,除却师傅跟他,就没个亲近的人了,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是如此呢。看了看紧紧握着自己手的水月羽,还好,他家月羽是个聪明的丫头,不聪明也无妨,哼,他看上的就得是他的。

    “墨的药已经做好,你看?”水月羽抬头看着他,以她的意思,自然是越快吃下越好。

    “马上到夏假了,羽可有想去的地方?”楼君天捏捏那小手问着。

    夏假?哦,北越夏季是会放假的,七天,大臣不用上班,不是,上朝。水月羽点点头道:“没什么地方想去的,安安静静呆在府里就好。”这古代交通不便的跑来跑去她也嫌累的慌。

    “正合我意。”最近要忙的事情还很多,看样子安雅应该不日就会追来,婚期将至,再加上这北越的天,就要变了。“既然这样,那就明日服药吧。”

    “好!”那欣喜写在月羽的眉眼之间,楼君天点点头,二人一高一低的身影很是和谐。

    第二天一早水月羽就奔去找了楼君天,去了才发现自己果然如小花所说起得太早了,于是便倒了杯热茶翘着个腿,眯眼看着楼君天穿衣,那动作慢里斯条,丝毫不介意她直勾勾的眼神,而且似乎很乐意一般特地放慢了动作好让她细细欣赏。

    这男人做什么都似是漫不经心却又透着无敌的高雅,仿佛生来就是应该高高在上一样,养眼。水月羽突然记起第一次见他,她在沐浴,绝色容颜,浑身湿透,却见他目不斜视,这人心里想什么面上永远都看不到,只在对她的时候暴露本性。

    两人一同用了早饭,下人刚刚收拾完墨便踏进屋内道:“开始吧。”他内心抑制不住地激动,为了这药方他跑遍三界,今日终于在他手中呈现出成果,一边是旷世奇药,一边是兄弟挚友,怎么能让他平复得下来?

    “这药吃下去有什么反应我也不知道,准备好了么?”

    “嗯。”轻轻一声,水月羽转头看他,一片淡然,那心里却更是紧张。

    一碟血,一颗药,一仰头,尽入腹中。

    三人约莫沉默了半柱香,却不见任何异样,墨松了口气道:“还好……”

    “君君!”月羽一声惊叫,那身躯倒下,大手紧紧扣住月羽的手,丝毫不动摇,却就那么晕了过去。

    ------题外话------

    根本不想复习,只想回家的说。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