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四十六 我不好吃啊!
    众人玩闹了一会儿,便听见一声“咕噜”从水月羽的肚子里发出,烈焰“噗嗤”一声倒在床上大笑着,就连楼君天也微微勾了勾唇,将月羽抱下床,放在椅子上。

    “宫,去弄点吃的。”楼君天开了门,朝门口的男子说道。回头看着水月羽脸庞微微发红,却故作镇定地端坐在那里。

    真是的,早不叫晚不叫,偏偏那妖孽在的时候叫。“看什么看,本姑娘饿了还不行么?”瞪着楼君天就气。

    “又不是我让它叫的。”楼君天笑着坐下,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月羽。这丫头一直没吃饭,大半夜的醒来得现做,还得等呢。

    “不过我也有些饿了,陪着你那么久。”说罢自个儿也倒了杯水。

    烈焰跳下床,跃上了水月羽的膝头,道:“你们还有多久到苏府?”

    “最快两日。”

    “你身上本身是有禁制的,压制了天连,只是却突然开启,才唤醒的我。”烈焰探出前爪红光微微闪烁着,月羽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自己的经脉流动。

    “应该是从你出生便有的。你以前,不太正常吧?”烈焰嘿嘿嘿笑着道:“那禁制可厉害呢,不仅仅能压制白莲。啧啧啧,那些老家伙可是下了血本啊!”说着那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

    “白莲在羽的体内?”贺楼城皱眉道:“先前感到一股极大的力量,原来是白莲。呵呵,沉寂了千年的力量再次苏醒……”

    “赶紧强大起来吧,我可不想死。”说罢烈焰跳上桌子,将碗推到月羽面前,桌上摆了各式各项的菜色喝两碗粥。楼君天夹了一筷子到月羽的碗里道:“她会的。”

    “我一定会的。”月羽笑笑,执起碗筷。她一定会变强大,到那时,世间再无人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只是她开始好奇那白莲,到底是如何的力量,又是让人多么的忌惮,才能在她刚一出生便被人遏制。

    “两个种族的混合体,加上白莲,神殿会注意到你的。”楼君天淡淡地看了一眼月羽,这小丫头不错,到现在都没被吓着,还是被吓傻了?

    神殿,这个被提及无数次的地方,被人所景仰可身边的人却对其不屑一顾。她想起那个千年前独闯神界的女子,为了她的爱与渴望的公平而轰轰烈烈一场的女子。

    “那些老不死的,拉拢不成便会将你解决掉,武力与阴谋共行。”烈焰冷哼一声。

    “只管来好了,我不是苏邪,有先例在此,他们不怕灰飞烟灭尽管来找我。”水月羽嘴里塞着菜说着,楼君天伸手拿帕子擦了擦她的嘴角,满是宠溺。

    “那就快马加鞭明天一早便启程吧,你身体里的力量不加以消化引导,我保证你比那些臭老头先灰飞烟灭!”烈焰说罢低头喝了一口水。

    “主子。”商进了屋,看了看屋里的月羽和桌子上的烈焰,眼中闪过一丝惊奇。

    “说。”听了楼君天的话月羽微微一顿而后迅速恢复了常态,这是楼君天当自己是内部的人员了,这般信任倒是让她觉得很舒服。也罢,影楼都让自己进去了,这点消息算什么。

    “太尉病逝,像是贺楼珏和李卫联合。”

    “哦?呵呵。”水月羽喝了一口水道:“这就不是狗咬狗了。”李卫竟然跟太子的死敌硕亲王串通了,就为了自家女儿?

    “我想太子妃婚后生活不太美满啊。”月羽心情大好。那李婉婉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还是曾经的“好姐妹”。

    “是。”商也微微笑了笑道:“主子,我们要不要……”

    楼君天抬起头,不紧不慢地问向水月羽:“你觉得呢?”

    “我?”水月羽咽下一口食物。

    “可别说你没什么想法。”楼君天眼角微挑,妖媚的气息瞬间散发,就那样懒懒地瞧着眼前的小姑娘。

    “这男人上辈子是狐狸精吧?”烈焰的声音已然有些颤抖。

    “我也觉得,喂,你这家伙不是公的么,你抖什么抖?”月羽同烈焰在心里悄悄诽谤着眼前的妖孽,嘴上还不忘进行思想汇报:“我们看戏就是了,楼君天,这两个人里面,你最讨厌哪个?”

    “怎么了?”楼君天嘴角挂起一丝玩味的笑,像是知道月羽要干什么却还明知故问似的。商在旁边一惊,主子最近怎么越来越会笑了,邪笑,坏笑,微笑,大笑……样样俱全啊!啧啧啧,角,羽,你们远在西凉,体会不到我等的惊心啊!

    “问你你就回答,啰嗦!”

    “贺楼昱。”男子伸长了腿,靠在椅背上,头微微倾斜,一副惑人的模样让水月羽不留意地咽了口口水。

    “为什么啊?”

    “谁让他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我的女人。”漫不经心地吐出这句话,红唇一勾,慵懒却又带着丝丝危险的眼神在那幽深的眸子里晕开。

    这男人当自己老公感觉还不错啊,每天回家看着多养眼啊!烈焰听到月羽的心声,鄙弃地看了一眼水月羽。“那你就帮帮我可怜的姐夫呗,敌人的敌人永远是朋友。”

    “敌人的的人永远是朋友?”楼君天缓缓重复着这句话,看着对面自顾自吃得悠哉悠哉的水月羽道:“谁教你的这些?”

    水月羽放下筷子,一勾指,媚态尽显,楼君天笑着凑过身去,一股女儿香袭来,朱唇微启:“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天才。”

    “哈哈哈,那我是不是得说,我眼光不错?”楼君天抱起月羽转身坐下,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小丫头。

    “你眼光那是极好的!”月羽伸手拍了拍男子厚实的胸膛。

    “行了,听见她说的了么?”楼君天瞥向还在偷偷观看这和谐一幕的商。

    “是,属下明白。”干掉一个算一个,对付一个自己一手扶持知道底细的人,比同时对付两个轻松得多。这道理经由月羽一说他自然明白。只是这小丫头才这么点儿,竟然懂得这些?却也默默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啊呀瞌睡了,我睡觉去了。”烈焰伸了个懒腰,一道红光而过,乖乖躺回镯子里了。小白小黑对视一眼,跳上楼君天的肩头亲昵地蹭了蹭,也跑了。房间里,烛火摇曳,二人的影子荡漾在墙上。

    “困么?”虽然睡了很久但月羽应该还是有些乏的。

    “不困,只是有些疲乏。”月羽摇摇头:“你吃饱了么?”

    “你这是在关心我?”楼君天低头,鼻尖轻轻蹭着月羽的额头。

    “我,我我……”水月羽看着那双深邃的引人深陷的眼眸,这男人长得真是妖媚,前世见过形形色色的男子却没有这般将冷漠,狠戾,温暖,慵懒结为一体的人,这个人本身就是最大的矛盾体。

    男子的身体突然微微颤抖起来:“呵呵呵,小东西,还不适应。”说罢起身就朝着床榻走去。

    “刚吃完饭不能睡觉啊!”水月羽见到那床口不择言,她这会儿一个豆芽菜,除了脸长得好看,吃起来不好吃啊!

    “我可没说睡觉。”楼君天抱着她道,“我们消化一会儿。”

    ------题外话------

    啦啦啦每天半夜更新大家想不想我啊

    啊哈哈

    明天周一了……又要早起了……唉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