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二十七 封个郡主玩玩儿
    二十七

    虽然一再压制,硕亲王妃被人杀害的事情还是像风一般吹入了大街小巷。水楚风趁此抱恙,在家里呆了多日。

    水楚风去意已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今后的纷争四起,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陷入困境。

    “爹。”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水月轩站在门口,看着坐在书桌前沉思的水楚风。

    “轩儿,进来吧。”水楚风招招手,示意水月轩过来。

    这才几日,便见父亲苍老了许多。水月轩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父亲辛苦了。”

    水楚风摇摇头,笑着说:“哎,不辛苦,为父只愿你们能平安就好。你大哥他……罢了,此后便形同陌路了。”

    “大哥会明白的,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而已。爹是当真应下妹妹与苍枫的亲事了?”

    “这是最好的选择。今后怎么走,就看她自己了,你也是,为父老啦,能做的我都会一一做好,剩下的,就靠你们兄妹二人相互扶持了。”水楚风站起来走到水月轩身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爹,我……”水月轩欲言又止,怕是父亲还不知道楼君天的身份吧,不知道也好,日后慢慢接受。

    “臭小子,忙你的去吧,我这儿自己呆一会儿,清静清静。”

    “是,月轩告退。”水月轩神色坚定,转身便离去了。轩儿事小,手下的生意没了,还能再做起来,可羽儿……今日皇上竟问了她与苍枫公子的亲事是否属实,水楚风内心叹息,只愿能放过月羽,让她有个安稳的人生。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水楚风领着一屋子的人跪在大厅接旨时,更是觉得自己想多了,安稳这个词,似乎从一开始就跟水月羽不搭。

    “文华郡主?哈哈哈,我说,君天,你家夫人还真是个香饽饽,怎么谁都抢啊?”古浩笑着,忽略了身旁阴沉着脸的水月羽。

    这贺楼城老糊涂了吧?竟然就这么丢给她一个郡主的名号。这不摆明了不让她水家跟他贺楼家脱离,更是拉拢了举世闻名的苍枫公子,一举两得,如意算盘叮当响啊!这下好了,楼君天莫名其妙成了他仇人的“驸马”。真是不知道要是贺楼城知道了他巴结的对象竟然是追杀的人,啧啧啧……

    再看一旁,楼君天的脸色虽然还算正常,但是那眸子里已经燃起了点点火星,颇有燎原倾向。

    这一路下来已经接了两个圣旨了,先是首饰,再是封号,这拖人下水的速率略微有些快了。

    也罢,不过是个名号,顶着这么个什么郡主的,她也无所谓,该杀的人她不会留情,该做的事照样进行。

    “不过那老东西还是没下狠手,只是囚禁了太子。”古浩淡淡的说道。

    水月轩冷笑一声:“不过是想牵制住贺楼珏罢了,他那方怎么样了?”

    “倒是聪明,仍旧有条不紊。这平日里人们眼中不学无术的六爷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你们说,到底是谁能赢?”古浩不怀好意地问道。

    “管他是谁,结果都是一样。”楼君天半晌冷冷说到。

    月羽一听,真是有魄力,不管是谁,到最后,都将是对手。到这儿她也觉得诧异了,什么时候自己自然而然地与楼君天统一战线了?

    ※※※

    水月璃的“尸体”被影月连夜带了回来,那贺楼珏倒是未加阻拦,罗茜那个疯婆子还在闹腾,而后又对上了他的好哥哥,现在他自顾不暇,哪有空去理会这个与他只有名分关系的傻子水月璃?

    不过这日出殡贺楼珏倒是来了一趟,身边也只带了个小厮,水楚风这几日都在称病,这回儿调息内力,脸色苍白了不少,以假乱真。

    “硕亲王。”拖着年迈的身躯颤颤巍巍地行了个礼。

    “水相是本王的岳父,不必多礼。”那贺楼珏连忙走来,扶着水楚风。在里屋候着的水月羽等人也行了礼,这才打量起这个贺楼珏。

    那日他成亲并未多注意,这会儿离得近,眉眼有几分与贺楼昱相似,只是不似贺楼昱那般温润,倒有些风流的韵味。

    “是本王管教无方,让那罪人伤了王妃……唉。”这话说得分外悲痛,水月羽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个赞。这儿的人感情都是些演技派,若不是看上水家,贺楼珏断然不会理水月璃半分,不过若是他知晓了事情的真相,怕是会吐血吧。

    水楚风与那贺楼珏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而水月羽却见到院中角落影月的身影,当下微微皱了皱眉,与水月轩交汇了下眼神,走了过去。

    ------题外话------

    唉……

    ……胃疼

    卡住了、、、写了一大堆,不知道从何写起……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