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十九 共舞
    十九

    水月羽看向迎面而来的男子,只低语几句,楼君天便转身走向摆在一旁的大鼓。修长的手指执起鼓槌,鼓槌起,鼓声震。

    “咚咚!”两声,水月羽一个翻身,长袖飞出,从水月轩腰间卷下剑,足蹬案几,飞旋在空中。紫色的裙摆飞扬,柔软的身躯包裹在那张扬的发丝之中,银光闪闪,那剑被舞做一条条银带,女子的柔美与那剑的硬朗产生出别样的风采。而一旁的苍枫公子背对舞剑之人可鼓点却与那步伐相互契合,二人此乃天作之合。

    突然楼君天手下鼓点急促起来,月羽的步伐也逐渐加快,突然一声巨响——咚!水月羽手一用力,那剑被她猛地抛向空中,而她向后翻转,逼近楼君天,就如两人事先商量好的一般,楼君天也将那鼓槌向上抛去,一脚登离地面,几乎是同时,二人互换了手中的物件,月羽接住鼓槌,楼君天手执长剑,鼓声落,众人惊。

    台下众人早已沉浸在刚刚的一幕之中,一片沉寂。贺楼城眼中的颜色又深了几分,又看向水相,他也是微露震惊之色。

    苍枫公子的风采众人不曾亲眼见到,也早是有所耳闻,可那女子,倾城姿色,冷冽的气质,再加上这一舞,水月羽,便深深地印刻在每个人的心里。更有甚者传出,苍枫公子与其一见钟情。而贺楼昱则是对她更加好奇。走了一个水月璃,本以为失了拉拢水氏一族的机会却没想到又送来一个。这样玲珑的女子,作为筹码的价值远比水月璃来的高。

    众人各怀心思,其余的表演也没能入了大家的眼,不仅如此,水月羽还成为了那些女子的眼中钉,都是因为她太过出彩以致于夺了其他人的风头。

    “怎么不用我给你的剑?”婚宴散去,楼君天坐在水府的马车内,与水月轩、月羽同回水府,水楚风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邀请他住到自己家里来,而且这个妖孽还答应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随随便便住进人家府宅的人。

    正在闭眼小憩的月羽耳边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睁眼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此刻楼君天已经摘下“苍枫公子”的标志性面具,魅惑的面容展现开来。即使是黑夜,那眼中也是闪着光亮的。

    月羽听了传来的声音,扫了一眼水月轩,这家伙不知道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了。闭着眼挺像那么一回事儿。

    “你,不方便。”那软剑上雕刻了特殊的标志,若是被人瞧见了不知要闹出什么事儿来。况且她跟楼君天没那么熟,惹出什么麻烦来,她得多冤呐!

    “哦?”楼君天似是心情大好,一个转身坐到水月羽身边,月羽正要伸手去挡不料这人好像知道她的动作一般,右手将那手腕捉住,左臂一伸将其搂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关心我?”双唇凑着月羽的耳廓,气流丝丝传入,低沉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诱惑。水月羽一个激灵,关心?她关心自己安危还差不多,谁管他!

    “放开!”月羽不习惯生人靠近,却又不方便说话,只得咬着牙,从嘴中挤出两字。这人到底是什么做的?力气这般大,挣脱不开。不是都说他冷漠的紧么?这把自己抱着又算怎么一回事儿?多重人格?!

    “小东西还挺灵敏。”那唇上的温度若有若无地传达给月羽,弄得她一身鸡皮疙瘩,暧昧的语气让她更加坚定了这个男人就是人格分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孽障!不等她诽谤完全,这孽障便继续说道:“只可惜,在我面前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水月羽白眼一翻,心想道,上辈子自己定是拐了他老婆骗了他钱财才让他这样对自己,却也不再反抗,动静大了又要生事端。楼君天感受到怀里的小人儿安分下来,便放开了她,微微笑着看着月羽。

    狐狸的笑,准没安好心。水月羽瞥了一眼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这个神经质。

    ------题外话------

    这几天老是睡不好……每天起来感觉自己都像被压路机碾过去一样……

    ps 第二十章不知为毛连接出了点问题 点下一章是点不开的 所以回到目录点就好了!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