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晚明之我主沉浮 > 第293章 两个大国的碰撞
    史可法不紧不慢地说“李参军,朝廷送来数千汉人,但这些汉人中,还有近千人没有携带家属,他们离家数千里,为朝廷戍边,可是,他们还打着光棍。±頂點小說,”

    “大人的意思是……”

    “李参军熟悉牧民,能否为这些远离家乡的百姓,介绍一些女人为妻?不拘大姑娘小媳妇,只要年貌相当就行。”

    李伦深思了一会,“大人,现在牧民中男少女多,为汉人介绍女人为妻,倒是不难,不过……这人数太多,一时半会怕难以完成。”

    “稍微迟点也无妨,但不能拖得太久,”史可法停了一小会,又悠悠抛出句话“这样吧,每一名汉人成亲,我会给你十文为奖励,如果这些汉人全部娶妻,我将你的参军府,扩大一倍。”

    “大人,真的?”李伦盘算开了,每一名汉人成亲,是十文铜钱,千人就是十两,再加上新的参军府……伊人客栈扩大规模,他的收入还会增加。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不能用强,要耐心做好相关的工,”史可法用手轻点着前面的方桌,“这件事办好了,也会促进汉蒙两族的联系奥,现在都是汉人了,可以加快汉化的速度,我一定禀明皇上,为你请功。”

    “多谢大人,卑职一定早日完成大人交代的工。”李伦向史可法行礼,“大人要不要……”

    史可法摆摆手“李参军暂时据不要操心了,我是文臣,为大明守土开疆,是我的职责。”

    “大人,那卑职立即前去准备?”为了银子和新的参军府,李伦都急不可耐了。

    史可法拱手相送“李参军费心了,本大人静候李参军的佳音。”

    岭北省一府两县逐渐开始解冻,史可法带着洪承畴拨给他的士兵,分头给牧民们送去春小麦、玉米、红薯、土豆以及一些蔬菜的种子,至于耕之术,就由当地的汉人负责教授,汉人用耕之术,交换牧民的耕牛,算是一举三得。

    而洪承畴则命令各地驻军,向四面派出游骑。

    驻扎在北望县的明军,不仅北上茫茫的原始森林,还沿着石勒喀河,东行至黑龙江,那里已经是北海省的地域,可惜的是,他们没有遇上驻扎北海省的明军,最后他们沿途插上大明的日月军旗,返回北望军营。

    赤塔府的明军,在洪承畴的亲自指导下,西出雅山,沿着希洛克河与乌达河行进四五百里,他们偶尔能见到当地零星的土著。

    到五月份的时候,,游骑终于西行到捕鱼儿海以东,那里到处都是布里亚特人,游骑数量太少,他们只是负责侦讯,并没有才采取任何归化措施,也没有与布里亚特接触。

    六月,游骑带回捕鱼儿海的讯息。

    洪承畴见岭北省的一府两县,牧民已经安于农业劳,就想带着军队去捕鱼儿海,为大明开拓边疆,但史可法不同意。

    他反对西进捕鱼儿海,主要还是粮食问题,现在捕鱼儿海周围的百姓,都是渔猎,根本没有储存过冬的物资,现在种植春小麦,显然来不及了,如果明军捕获他们,省府无法为他们准备过冬的粮食。

    此外,春小麦现在还没有收割,这是极北之地第一次种植庄稼,万一收成不好,或者春小麦根本就不会抽穗、成熟,牧民白白辛苦了一年,却是没有丝毫收成,难免会闹事。

    洪承畴只得罢,但他让士兵们整修了雅山口的道路,为将来大军西进做好准备。

    六月底,正正在监督士兵修筑路基的洪承畴,接到游骑回报“雅山以西,有一队蓝眼睛、红头发的人,长得很像传说中的魔鬼,他们打着收购皮毛的幌子,却是沿途抢夺当地百姓的财物,甚至杀人放火、强暴女人,有时还将百姓的妻女掠走。”

    “当地的百姓不会反抗吗?”洪承畴皱着眉头,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像人又像鬼的红毛。

    “他们有枪,和我们的燧发枪差不多,百姓根本无法接近他们。”

    “有枪?”洪承畴大惊,难道他们就是朱由检说的俄罗斯人?“他们离此多远?”

    “他们一路东行,现在距离雅山口,大约有两天的路程。”

    “两天?”洪承畴盘算着,现在西出雅山,还来得及,“他们有多少人?”

    “我没点人离得太远,看不真切,估计有近百人。”

    “近百人?他们也有火器?”洪承畴沉思片刻,“你先回去,再探再报,看看他们有没有火炮之类的重型火器。”

    “军座,他们没有重型火器,只有火铳,或者是火枪。”

    “没有火炮就好,你先去吧!”洪承畴稍稍安心。

    “是,军座。”游骑向洪承畴敬个军礼,跨上马背转身去了。

    洪承畴立即停止筑路,开始调兵遣将。

    直属军部的炮兵团,随火炮留在锡林,洪承畴身边只有一个第十二师,共三个旅,辖九个团,其中亨九县和北望县个驻扎了两个团,赤塔这儿只有五个团,超过五千士兵。

    听说来敌不足百人,洪承畴暂时没有调动亨九、北望两地驻军的计划,他留下两个团,让师长李立驻守赤塔,亲率三个团西出雅山。

    雅山口已经清理了宽阔平坦的大道,适合大军通行,但人为清理的痕迹十分明显,洪承畴担心红毛发现此处明军的踪迹,所以他将两个团隐藏在通道两侧的密林里,由他亲自率领一个团,越过雅山,在一个不知名的小丘后面潜伏。

    明军零星的游骑,一直盯着红毛的动向,不断向洪承畴汇报红毛的位置。

    一天后,红毛终于出现在洪承畴的视野中,他从小丘山悄悄探出半个脑袋,仔细看了看,果然是一直不足百人的队伍。

    士兵们既期待又紧张,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携带火器的对手。

    洪承畴也是非常紧张,他不知道对方的火器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朱由检离开赤塔的时候,让他将俘获的火器运送到京师,说明英明武的朱由检,也是不了解对方的火器,万一对方的火器射程远,威力大,明军的人数优势就会被抵消,况且,他也不愿用人命去换取胜利。

    他蹲下身子,为了掩饰紧张的心里,洪承畴索性靠在斜坡的草地上,微闭着双眼,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见主帅安详,士兵们稍稍放心,毕竟对方只有数十人,明军的一个团,人数超过千人,还有两个团的援军在不远处的后方,而且,明军都有战马,再不济,明军也可以模仿建奴的骑兵战术,用速度和人数冲击对方的阵地。

    士兵们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这些红毛必须留下,哪怕是尸体也好。

    这是他们留守岭北省之后,遇到的第一场战争,也是朱由检离开后,关外明军第一次遇到敌人,他们要让皇帝必须明白,即使皇帝不在身边,他们也能消灭敌人,不管是敌人是谁。

    明军一直潜伏在小丘后面,当红毛离他们只有两里的时候,洪承畴将手一招,两侧各一个营的士兵,犹如燧发枪的子弹一般,向红毛的左右两侧包抄过去。

    两营骑兵在红毛侧后方汇合,加上前面的一个营,红毛已经被包围了。

    红毛们似乎不在意,他们依然有说有笑,包围他们的明军,直接被他们无视。

    明军开始收拢包围圈,大部分明军都下了马,他们端着燧发枪,缓缓前进,包围圈越来越小。

    见到明军端着的燧发枪,领头的红毛大惊失色,笑容顿时在他的脸上僵住了。

    红毛们叽里呱啦几句,明军一句也听不懂。

    他们勒住战马,停止前进,然后用恐惧的眼,打量着四面的明军。

    明军还是在前进,步兵在前,骑兵在侧后方,包围圈越来越小,越来越紧。

    像口袋的口被扎住,四面的明军已经无缝对接。

    红毛们终于下了马,他们将数十匹战马聚在外侧,红毛们则从战马的隙缝中伸出枪管。

    “原来红毛的火枪,也不能从运动的战马背上发射,看来,他们的火枪比大明的,也强不到哪儿去!”

    洪承畴原来最担心的,就是红毛的战马,万一红毛战斗不利,他们就会骑着马逃跑,所以他在步兵的侧后方,预备了一些骑兵,就是准备追逐红毛的。

    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如果红毛的火枪能从马背上发射,那么追逐过去的明军骑兵,必定伤亡巨大,还不一定能留得下红毛。

    “唦唦唦!”战场上只有明军步兵缓慢前进的声音,还未到燧发枪的射程,他们暂时不用瞄准。

    被围在中心的红毛,则是一动不动,他们紧紧盯着四面如潮水般致密明军,只有他们的战马,不安地甩着尾巴,扭动脖子,还扬起鼻子,嗅嗅空气中异样的气氛。

    两个不同的大国,两种不同的文明,将在雅山以西,开始第一次碰撞。

    明军已经对红毛形成包围,又占据人数上的巨大优势,而红毛拥有明军不了解的火器,他们正静静地等着明军进入他们的射程。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