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晚明之我主沉浮 > 第166章 要他的命
    袁崇焕隐在破碎的帐篷后,冷眼看着嗜血的战场。△¢頂點小說,

    “军座,建奴的损失早已过半了,要不要让第四师冲上去?”

    袁崇焕缓缓摇头“别急,岳托还没死心,让他们再冲一冲,火炮虽然威力惊人,真正杀伤建奴的利器,还是要靠燧发枪,现在正是消灭建奴的关键时刻,现在杀一个,建奴就少一个。”

    岳托也感觉不对劲,乌达补落马的一瞬间,他的心就想是掉进了冰窟,霎时冷得都能制造冰淇淋了。

    明军到现在还没有伤亡,他并没有看到他的勇士们放箭,而他的士兵已经折损了一大半,连左梅勒额真乌达补都死了。

    这明军,怎么越打越强?难道又要败在袁崇焕的手下?

    如果自己再失利,恐怕连复仇的本钱都没了。

    岳托犹豫不决。

    建奴的士兵还在猛冲,燧发枪还在不间断发射。

    亲兵看到他们的骑兵,原来是两列长长的纵队,现在只剩下两小簇,终于忍不住了“贝勒爷,我们的勇士快打光了,但还是没能进入弓箭的射程。”

    “快打光了?”岳托瞪大眼睛,他的士兵只剩下两个小黑点,他挥舞着手臂,“快,吹号,撤兵。”

    “呜……咽……”牛角号低沉又有些凄厉的声音,终于吹响了战斗结束的号角。

    建奴的骑兵停止了进攻,退出了燧发枪的射程。

    “不好,建奴要逃跑。”

    “发信号。”袁崇焕冷酷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建奴骑兵。

    杜文焕早就按耐不住了,从战斗一开始,他的士兵就全部上了马背,随时准备出击,现在终于等到了信号。

    “哒哒哒。”

    更急促的马蹄声,风卷残云般的气势,万余第四师的士兵从东北角杀出,毫不犹豫地扑向建奴的残余骑兵。

    建奴的骑兵加快了速度,拼命向岳托靠拢,似乎哪儿才是安全的地方。

    建奴的骑兵速度虽快,但还是慢了一步,杜文焕的骑兵是从侧面扑过来的,一下子将建奴的士兵分成两段,大部分建奴的骑兵都逃出了杜文焕的追击,只有最后面的百余建奴骑兵尾巴似的被第四师切下来。

    “别管后面,先追前面的建奴。”杜文焕一马当先,第四师的士兵全力全部向北方追去。

    宁显龙急调两翼的骑兵出动,包抄这百余建奴。

    百余建奴骑兵被包围在核心,外面是数千明军的骑兵。

    女真士兵没有一名投降,在铜墙铁壁的明军骑兵面前,他们反而解脱了,一个个拔出弯刀,准备与明军肉搏。

    “扔手雷。”宁显龙大喝,他知道明军的肉搏远远不是建奴的对手,必须先用手雷解决掉一些建奴。

    里层的明军骑兵,每人向建奴扔了一颗手雷,由于距离太近,明军都是瞄准建奴的身子扔的,大部分手雷都是落在建奴的马背上,甚至建奴的怀里。

    “嘭、嘭、嘭。”

    血肉横飞,士兵坠地,战马惊鸣。

    这百余建奴,只有不到二十人还端坐在马上,茫然地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从马背上跌落,他们已经习惯了坠马。

    建奴已经没有恐惧,他们的眼里是悲哀,是绝望,是绝望之后的豁达。

    “杀,全部杀光他们,为辽东的明军和汉人百姓报仇。”宁显龙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明军像百慕大的漩涡一样,旋转着朝建奴蜂拥而去,中间的包围圈越来越小。

    建奴骑兵的战斗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和明军打了半天,他们终于迎来了出手的机会,而且还是他们最为擅长的肉搏。

    一名脸上长满络腮胡须的建奴,接连砍翻数名明军士兵,他的脸上、皮帽上、皮甲上,甚至后背上都是鲜血,不知道是明军的,还是他自己的。

    由于不断向前冲突,他已经独自陷入明军骑兵的包围,但他毫无所惧,手中的弯刀在身体的四面挽出无数道白光和红光,挨近的明军士兵不断发出惨叫。

    明军的人丛中闪出一名军官模样的人,他从怀中掏出腰间掏出一颗手雷,拔除引线,手雷发出“嗤嗤”的响声,过了两秒,他猛地将手雷扔向络腮胡建奴。

    “嘭。”

    手雷扔进络腮胡建奴的怀里,在他的小腹处发生爆炸,手雷的碎片将他的皮甲炸得四分五裂,一大股殷红的鲜血从他的小腹处猛窜出来,浇灌在马鞍和马背上,巨大的冲击波,推得他从马屁股上倒载下来。

    战马遇到这么近的爆炸,惊得一对后蹄双双跳起,又重重地砸下,正好踩在络腮胡建奴的小腹上,他的小腹已经对穿。

    他张开口,想大声呼喊着,却是发不出声音。

    明军一阵兴奋,数名士兵驱马上前,在络腮胡建奴的身上一阵践踏,直将他的尸体踏成肉泥。

    战斗渐渐平息,完全依靠单兵肉搏的建奴骑兵,在明军巨大的数量优势面前,也是无力回天,当最后一名建奴缓缓从马背上坠落的时候,明军骑兵全部放下手中的马刀。

    “抢救伤兵,收割建奴的首级。”不知什么时候,袁崇焕也过来了,他直接向枪手们下达了命令,他要尽快知道建奴的伤亡情况,好判断岳托还有多大的实力。

    看到明军的万余骑兵从东北角杀过来,岳托明白了,袁崇焕不是要打败他,不是要击溃他,袁崇焕是要他的命,是要消灭整个镶红旗。

    岳托来不及等待撤退的那些骑兵,他左手一收缰绳,拨转马头,双腿紧住马腹,大声招呼亲兵“快走,向广宁撤退。”

    整个官道上,有三股骑兵,岳托带着数十名亲兵跑在最前面,在他的身后,大约一千步的地方,是正在狂奔的数百建奴骑兵,而这些建奴骑兵的身后,却是万余第四师的骑兵在紧紧追赶。

    数百建奴骑兵渐渐赶上岳托和他的亲兵,第四师和他们的距离渐渐拉远。

    建奴的马匹基本上来自蒙古的科尔沁部,而且都是优良的战马。大明的战马主要也是来自蒙古,是用茶叶、粮食、布匹和蒙古各部交换来的,但蒙古人是马背上的民族,深知优良战马的重要性,最好的战马他们是不会拿出来交换的。

    而且,第四师的士兵虽然都有战马,却不是真正的骑兵,他们只是骑马的步兵,战马只是他们的交通工具,而不是战斗的工具。

    看着自己和建奴的距离逐渐拉大,杜文焕急了,岳托就在前面,抓住岳托,比杀死几个牛录额真、甲喇额真、梅勒额真可是划算多了,“岳托就在前面,抓住岳托,赏银千两。”

    第四师中有一部分是真正骑兵,他们从队伍中脱颖而出,渐渐冲到队伍的最前面。

    杜文焕随着骑兵,追在队伍的最前面,第四师师长沈士强紧紧跟在杜文焕的身边。

    “士强,我随着骑兵一道追击,你去后面收拾大军,注意,只要主力还在就行,少量掉队的士兵暂时不要管,让他们自己追上来。”

    “军座,还是我在前面冲吧!军座在后面指挥主力。”沈士强一边说,步伐却没有慢下来。

    “不,士强,岳托很可能就在前面,他可是镶红旗的旗主,不好对付。不用争了,让后面的士兵尽快赶上来,我们的骑兵,也许还不是建奴的对手。”

    “是,军座。”沈士强放缓马匹,退出骑兵阵营。

    不知什么时候,杜文焕发现,他和岳托之间的距离缩小了,原来已经拉大到三千步左右,现在目测应该不到两千步了。

    “快,建奴就在前面,岳托就在前面,他们的马匹跑不动了。”杜文焕催促着。

    看到与建奴的距离缩小,明军士兵也还是士气高昂,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建奴骑兵,现在被明军追得像狗一样落荒而逃。

    距离在继续缩小,杜文焕越来越期待与岳托的残兵对决了,他向身后看了看,沈士强的主力就在后面不远的地方,如果追上岳托,只要自己的士兵能支撑起一刻,主力就会赶上来。

    “军座,快看,建奴在干什么?”

    杜文焕顺着亲兵手指的方向向前看,一小队建奴士兵停止了奔袭,就停在道路的中央。

    “建奴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和我们决战?”杜文焕摇摇头,不像,如果建奴建奴要决战,不会派这么点士兵,第四师的骑兵有两千多士兵,而道路中央的建奴士兵,不过百人,建奴的战斗力再强,也不能以一敌二十吧?

    这百名建奴一直盯着明军的骑兵,而其他的建奴却是一刻不停,杜文焕明白了,“建奴这是要阻击我们,他们可能要放箭,大家散开。”

    明军的骑兵迅速向两边散开,现在他们是在平原上,到处都可以跑马。

    明军快要赶上建奴的这股骑兵时,建奴开始向前逃跑。

    “咦?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杜文焕的话刚落,就听到有明军惨叫,随后从马上摔下来。

    “建奴放箭了,大家小心。”

    其实杜文焕的话等于没说,明军现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没有铠甲,没有盾牌,吉斯小心了,人的反应速度也远远比不上弓箭。

    好在明军人多,死伤一些没什么关系。

    明军士兵不断用手中的马刀挑开射向自己的箭矢,但建奴的士兵力气大,又惯于在马上射箭,不断有明军士兵从马上摔下来,离开追击的队伍。

    杜文焕十分着急,燧发枪无法再马上瞄准,现在的明军只能被动挨打,除非追上去,和建奴肉搏。“大家快点,向建奴靠上去。”

    建奴的骑兵虽然擅长马上放箭,但他们现在是向后面放箭,身体别扭,准头自然就差些,而且放箭的时候,马匹的速度会稍稍放缓。

    明军终于靠上了这股建奴骑兵,双方展开了肉搏,虽然明军的肉搏远逊于建奴,但被建奴的弓箭射得毫无还手之力,就是菩萨也会生气的,明军围着建奴,从四面砍杀。

    突然建奴的一匹战马无端摔到,口吐白沫,将这名毫无防备的建奴远远地摔在地上。

    杜文焕恍然大悟建奴与袁崇焕的的第二师激战了大半个上午,马匹已经不堪重负,而第四师却是以逸待劳,难怪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前队留下,击杀建奴,后队不要停留,继续追击。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