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闺秀 > 第六十三章 化解
    乔沐夏一惊,急忙朝声音那边看去。

    老夫人穿着白色的外衫,上面有黑灰色的暗纹,手里住着拐杖,正一脸怒气冲冲地快步走来。

    “祖母。”郑言城瞧见老夫人这样子忙抢先一步站在乔沐夏身前,行礼道:“城儿给祖母请安。”

    “你让开。”老夫人冷声说。

    乔沐夏心里有点忐忑,但还是移步出来离开郑言城背后,请安说道:“夏儿见过老夫人,老夫人安好。”

    “母亲,母亲您走慢点,这雪天路滑的……”二夫人小跑着带着一众丫鬟赶来,见到乔沐夏和郑言城站一起,脸上神色一顿,随即变了脸色。

    “哼,我不用你请安!”老夫人盯着乔沐夏手里的白梅花,眉目一凛,“谁让你动这梅花的?”

    语气冷淡生硬,连上次的冷冷嘲热讽的客套也无。

    “我……”

    乔沐夏不知道要怎么说。这老夫人年纪虽然大,大寿那日看着也好似慈祥温婉。可是这侯府出来的女人,有几个会是真正的温婉慈祥呢?深宅大院里的女人的心并不好猜,或许这老夫人年轻时,就是另一个乔夫人。

    郑言城忙道:“还请祖母恕罪,这朵白梅,是孙子折下的,无关乔姑娘。”

    “城儿!你不要再为这个乔家的女人求情了!”老夫人伸出手指着乔沐夏“我不管你答应兰儿什么,在我这儿统统不作数,你自己也检点些!明白吗?”

    这话什么意思?乔沐夏不明所以地看着老夫人指向自己的手指。

    “回老夫人,这朵花确实不是夏儿所摘。”乔沐夏稳了稳心神,这才慢慢答道。

    她想,任这老夫人再如何讨厌她,左不过是把她赶出侯府让她不要再来。这并无可惜,但是今日的兰姐姐出殡的日子,这葬礼她是一定要参加的,可不能让老夫人现在就把她赶出去。最首要的,还是要化解老夫人此时的怒气。

    “哼,”老夫人听她这话不由得冷笑一声,对郑言城道:“城儿,你替她背锅,但你看她可曾对你有半点感激?”

    郑言城只是沉默。

    乔沐夏也觉得这话有些云里雾里,可是她没有心碎琢磨,她接着说道:“老夫人,夏儿起初的确想折下一枝带回去,因为这白梅花让夏儿想起了兰姐姐。夏儿记得兰姐姐曾说过,她虽名为兰,但最喜欢的却是白梅。今天兰姐姐出殡,我只是想留下些让人念想的东西……”

    一提到夏侯兰,老夫人有些沉默。这几日她本就因为夏侯兰的离世有些心伤,人上了年纪就难免越发怀念以前的日子,以前的人,以前的事。她是真心心疼夏侯兰,可是奈何——

    “……可是郑公子却告诉我,这白梅花是老夫人您和老侯爷亲手种下的。我想,这梅花于我而言,是兰姐姐。于老夫人,一定是更加深刻的回忆。”乔沐夏淡淡道。

    她看老夫人脸上的怒气有些消,心里舒了一口气。

    “不过夏儿还是要向老夫人请罪。”

    她说着就跪了下来,含若赶忙跟着跪下。

    “夏儿虽然没有摘花,但是郑公子见我对这白梅依依不舍,他不忍心便折了一朵给我让我聊以慰藉。”乔沐夏的声音低下去:“都是因为我才连累了郑公子犯错,还请老夫人责罚。”

    乔沐夏说的是实情不错,不过有点夸张。可是这种感情上的夸张反而让老夫人在这种情况里更觉得有些动容,她想到了夏侯兰,又想起了之前和先夫一起种这梅树的情形。

    郑言城看了乔沐夏一眼,也跟着跪下来:“祖母,城儿明知祖母有令不许动这株白梅却明知故犯,是我有错在先,还请祖母不要动气,有错就惩罚孙子吧。”

    二夫人见着自己儿子也跟着跪了下来,这天寒地冻的再冻了个好歹,忙道:“母亲,您看,都是城儿不好,可是这事也不能都怨城儿,不如让他先起来……”

    “祖母。”郑言城冷声道:“梅花本身并没有情感,不会表达。可是人不一样,这梅花可以让祖母想起祖父,那便是它的寄托和用处。也能让乔姑娘想起夏侯姑娘,那也是它的意义。我折下这朵花亦是如此。一朵白梅可以传递让人心生慰藉的情感,那就是值得的。”

    这郑言城还有点哲学家的潜质。乔沐夏淡淡一笑,也不言语,只是默默跪着。

    老夫人闭了闭眼睛,叹道:“罢了。城儿,乔姑娘,起来吧。”

    乔沐夏道了声“是”,方由着含若扶了起来。

    “这次就算了,不过是一朵而已。”老夫人的眼睛扫过乔沐夏手心里握着的白梅,“但是没有下次,你该知道。”

    “夏儿谨记。”

    二夫人瞪了她一眼,扶着老夫人布置灵堂的地方走去,郑言城看了乔沐夏一眼,也跟上母亲的步伐走了。乔沐夏却恭敬地等一众人都走过去了,才跟在后面。

    “姑娘,这老夫人可真威严。”含若偷偷和乔沐夏耳语。

    乔沐夏轻舒一口气,轻声道:“走吧。”

    整个葬礼气氛严肃沉默,哭声寥寥。或许是大家已经哭过很多,再无眼泪哭出来,又或者是因为大家已经接受了失去死者的事实,徒增伤悲只会害人害己。乔沐夏并不常哭,最难过的一次大概就是夏侯兰离开的那个晚上。今天她也没有哭,虽然内心伤感,但依旧生生忍住。因为她知道,兰姐姐不喜欢看到她难过。

    葬礼结束,乔沐夏叩别了老夫人,准备离去。

    这侯府日后也就跟她没什么联系,想来自己也不用再来了吧。

    乔沐夏坐到马车上,看着侯府偌大的府门想。

    含若跳上马车,刚收了杌子,正要钻进车里,身后忽然有人喊了一声:

    “阿珍?!”

    含若惊讶——阿珍是自己小时候的名字,谁会喊呢?她回过头,盯着那个喊她的人看了一会儿子,脸在一刹那变得惊喜。她跳下马车一把抱住对方,嘴里笑着说:

    “香菱!好久不见了!!”

    香菱也笑眯眯,“阿珍,我真没想到会在侯府见到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陪我家姑娘来的,你呢?”

    “呵呵,我就住在这里呀。我是厨房的一名帮厨,负责买菜什么的。平日里就是围着灶台转,也难得遇到你。”

    “真的好巧。”含若有些激动,香菱是她小时候的玩伴,也是邻居。她娘亲还在世时,两家关系非常的好。后来娘亲去世,她又到乔府做了丫鬟,这才渐渐断了联系。如今能在侯府这里遇见,也着实让人惊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