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女鬼修真记 > 番外
    番外——新的世界

    一场大战之后,天地恢复了平静。浑浊的海水逐渐清澈,过高的水位终于慢慢的随着地基的平实,渗入了地下。然。以前的大陆终是乱成了一片。山与海,再也无法区分。丘与陵似乎全都一样。

    于是:“便有两位神者开始搬山移海。他们将世间大陆分为了两块。一曰青城,一曰玉壁。青城自然便是咱们这里了。听说以青城为名,为的就是咱们这片大陆是由一位青龙神君所掌管的。而玉壁那边则由一位白虎神君所掌管。后来经天地的不断演变。咱们这里变成了一片青山绿水。九宫峰下,湖泽山川,岛羽花香。而玉壁那边则变成了一片冰海雪原。”

    中宫山下,玄天宗五年一次的试剑大会再度开启。大批大批的的有灵根的小修士从青城各地赶了过来意图想在剑山上拔出一把属于自己的剑。只有那样,他们才能成为玄天宗的弟子,完完全全的踏上修仙之路。然,想要从剑山上拔出一把剑的机率是几乎千中取一的概率。能拔出来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周遭的居民一年一年看下去,更多的则是看热闹。当然,为着每五年一次的试剑大会,他们的生意都会极好。尤其是附近的茶馆酒肆,天天爆满。哪怕说书的地摊前面都会聚着一大堆从各地来看热闹的人。

    街角拐弯处,便有一个这样的地摊。它其实不是专司说书的,是卖域图杂书的。却驾不住卖书的小姑娘长了一张好嘴。只要有人来买书,便能将关于此书的各种杂谈娓娓道来。引得一大堆人前来围看。这中间自然有一些本地人,但更多的则是一些外来人。

    “小姑娘,你说的这些谁不知道。我们想知道的是有没有关于那位凤翎真君的后记。”

    青城大陆史是这片大陆上不论仙凡都知道的故事,随便找间书摊子都能找出一堆。可是,关于那位凤翎真君的故事,却就很少了。因为无人敢写,也因为无人敢传。因为她是玄天宗全力维护的对象,无人敢对她轻言一二。当然,这中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知道她事的人太少。大部分知晓的都是凤翎真君为彻底消灭那条应龙,与自己的灵兽一道合力,裹携着那只应龙与它一起冲入了冥界。之后的事便再无人所知了。但正因为不知,所以才更加惹人注目。

    可是,这种谁也不知道的事,这个书生却硬要过来找书,也太找抽了吧?旁边围观之人纷纷撇嘴,却难得这个小姑娘既不急也不恼,笑着从摊上拿起一本《荫花录》递过去:“关于那位凤翎真君的后事,小女是不知道啦。可是小女这里有一本荫花录,里面记载了从那之后,玄天宗两千年来所有结丹以上女弟子的信息。大家都知道,如今青城大陆如今只有一门一派,余者皆为散修。不管那位前辈后来遭遇了什么,若能回来,便一定会回师门。便是没了意识,若要修真也只有这一条路走啊。所以小女私心以为,那位前辈若是曾经回来,便一定在这些弟子当中。”

    “可是,你这册子里的女修没有一个飞升的!最高也是元婴而已。”那个买书的书生粗略的翻了一下,十分不满:“以那位前辈的灵气与功德,便是转世,也应该大有福泽才对啊。怎么可能连飞升都做不到了。要知道,如今可不是中元那时的事了。天道得天,只要修到出窍便可飞升灵界。那位前辈积攒了那么多的功德,怎么也能修到飞升才对啊。”

    不想那卖书的小姑娘却是杏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线:“功德转世,靠的难道不是心意?人人各有所求,先生怎么就能肯定那位前辈所求的一定就是飞升呢?或许,她要的不过是但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亦或者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平平淡淡过此一生也算。再不济象这位澄灵真君专心致志地一生炼剑;不然象这位妙手真人一样,自筑基之后便医术天下扬名。若不是为了采一株灵草被妖兽所伤而失,说不定她也大有飞升的福泽呢。先生怎的就能肯定这一百多位女修当中,没有一个是凤翎真君的转世呢?”

    那书生让说得哑口无言,乖乖的掏钱买下这本《荫花录》便走了。旁边不少人听得入迷有趣,也纷纷掏出了钱来买了一本。桌上的荫花录一共就十本,很快就让买卖一空了。可后来一位急步匆匆的少年却还要,可惜:“您来晚了,荫花录已经卖完了。不过我这里有一部《孤仞录》的副本,你想不想看?”

    那少年楞了一下,遂即恍然:“你是说记录孤仞岛叶家的那本孤仞录吗?我家有好多本的。这有什么好看的?”

    “唉,我这本不一样的。你看……这里是孤仞岛叶家的历代族人名录。谁都知道凤翎真君练的功夫是来源于朱雀神君的太阴心经和火影术。叶家也是。虽然不清楚缘故,但两下里一定有关系。凤翎真君故逝,那叶家却在西陵活了下来。为什么?”

    “不是说叶家有秘宝可以助得族人逃过一劫吗?”

    “可是从那以后,叶家就逐渐败落了。叶家家主一直生不出孩子来,子嗣凋零。直到七百余年前,显阳真君的临世再再度复活起来。他们叶家仍旧只占着偏角一岛,不肯上岸,可是从显阳真君那里开始,却是人脉逐渐恢复起来了。光显阳真君一个人就生了十三个孩子。这其中难道没有古怪吗?为什么以前的叶家家主生不出孩子来,显阳真君却能做到?”

    这确实是个怪事。看来这本书确实值得一看了。

    少年掏钱买书,甚至来不及回去便在路上边走边看起来。旁边围观的不少人都过来买了那个副本来瞧。却有人纳闷:“这小姑娘的书摊上怎的会有这么多古里古怪的书?”

    对门茶坊里的老板便向客人解释:“这小姑娘的爷爷曾是玄天宗录书库的一名弟子。自然能看到外面许多看不到的书。虽说这孩子没有灵根不能入门,可是他爷爷只有她这一个孙女,儿子媳妇又全故去了,祖孙两个总要想个法子才能活下去不是?便由她爷爷讲古,她写书,赚些活费。所以这丫头的书一向好卖,她又嘴乖,每天只卖不到一个时辰就卖光了。你瞧,不是要回家了?”

    果然,见那小姑娘摊子上的书很快销售一空,背着一个布袋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一路上买米买面,挑果拣菜。回去后又是一番忙肆,等她把午饭做好,去叫爷爷时,才发现爷爷正蹲在墙角处找什么。

    “爷爷,您在找什么?”

    老者已然从墙角里挖出来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木盒。灰扑扑的,藏在了那里不知多少年:“这个是咱们家祖传的东西。不是什么太值钱的东西,就是一条红玛瑙的坠子。你也大了,姑娘家家的总不能脖子上什么也没有。拿去吧。”

    小姑娘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果然,一条细细的银链上,一枚颜色暗红的玛瑙坠子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品相真的不太好,但总算是聊胜于无。小姑娘笑着收起,便扶了爷爷用午餐。等爷爷吃完了,她才吃。

    而她这边才收拾妥当,便听得门板轻响。打开门一看,是隔壁的小杜子:“你来了?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说着回去背了竹篓便和小杜子一起出门了。

    他们两家是邻居,相仿的年龄一起长大。不过小杜子比她更惨,她还有一个爷爷,他却什么亲人都没了。她能卖书赚一些钱,小杜子却只能天天靠上山采茶为生。当然,因为他家几代都是采茶工,所以知道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所以日子也略过得下去。之所以叫她一起去,是为着爷爷教他识字念书的缘故。

    “你今天又卖了什么书了?”

    “荫花录和孤仞录副本。”

    “怎么?那些人还是追着凤翎真君的事不放啊?”

    “是啊。就和她沾边的书卖得最快了。不过以我瞧着,都是一群傻瓜。”

    “哪里傻了?”

    “还能不傻?那位真君救了那么多人,多大的功德,说不准早就转化成仙了呢。哪里还会回来转世投胎?”

    男孩停下脚步,回头看女孩子古灵精怪的笑颜,兀然明白了:“你下本书准备卖神怪杂谈吗?”

    “当然了,总不能一直本书总卖。既然他们想知道她的事,那就好好了解一下天界的事嘛。也许她飞升以后,和某位神尊双宿双飞了也不一定呢。那位青龙神君不在当初的圣战之后,便消失了吗?说不准便是去了地府,带上她一起去了灵界呢。”

    男防眦笑,不去打断女孩丰富的想象力,反而笑着逗她继续讲:“要是上去了,可就有趣了。曜日斩月两位真君在那后不到三百年就飞升了呢。若是上去了,少不得又要争起来。那才有趣。”

    “是啊!这个故事也值得一写,说不定也会大卖呢。”

    “是得大卖!不过你还少想了一个人物。”

    “你是说和父亲一起选择飞升了的那位桓澈真君吗?”

    “对啊!他们几个本来就是爱缠在一起闹腾。说不定在灵界也会继续闹呢。”

    “是啊!那小子到底还是和他父亲一起飞升了。真是个傻子。多好的机会!我要是他,就乖乖潜在那条龙的肚子里,一起滚进地府。在最关键的时候,帮凤翎真君一把。要是他们一起宰了那条应龙,以前的结就解了呢。可他倒好,直接自己上去了。”

    “或许,他是想要上面等着她吧。”

    “那也没戏。我一定会把他写得出局的。凤翎真君就是跟了谁也不会跟那个臭男人。”

    小女孩气嘟嘟的喋喋不休,她一直讨厌那个桓澈真君。男孩一直知道,也不阻止她。只是沉默地拉着她一直在羊肠小道上走。直到女孩嘟囔完后,才道:“你爷爷给我想好名字了吗?下个月我就要到玄天宗做事了。没名字可做不了牌子。”

    “不过是个杂役弟子而已,你进去干什么啊?”

    “五灵根也是灵根啊。我总不能一辈子采茶为生吧。进去搏一搏,或许是条出路呢。怎么样?名字想好了吗?”

    “想好了!爷爷说你五行缺水,就给你取了一个名字叫沣。”

    “哪个风?”

    “左面三点水,右面丰富的丰。很多很多的水噢。从此以后,你就叫杜沣了。”

    〈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