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在青天鉴幻境里的问道者其实是他们的神魂,井九也是如此。

    没有肉身,只有神魂,他的幽冥仙剑能够拥有难以想象的速度,即便是元婴境界强者也无法抗衡。

    井九没有回答墨公的问题,默默回复着真元。

    墨公离开废墟向雪地里走去,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细洞再次绽开,射出无数道血箭。

    他似乎全无感觉,走到井九身前才停下脚步。

    他感受着生机的流失以及天空里那道玄机的淡去,想起井九先前那句回首往事的话,不禁有些怅然。

    这种怅然不是悔意,因为他两件事情都想做,既想看到天空里那边的画面,又希望人族的未来很美。

    他只是有些遗憾,这两件事情同时出现,让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最终他没有拔剑,只能说是错过,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对天空那边还是有种本能的畏惧。

    墨公对井九说道:“可惜的是,我们往往只能选择一次。”

    井九说道:“是的,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墨公没有再说什么,缓缓坐倒在雪地里,抬起袖子擦掉脸上的血珠,然后闭上眼睛,就此告别。

    风雪早消,一片安静。

    卓如岁封住自己流血的断臂处,把轮椅转了过来。

    童颜脸色苍白,呼吸急促,浓眉挑得极高,代表着极大的疑惑,对井九说道:“你到底怕我猜到什么?”

    井九说道:“你已经猜到,但我不会承认,所以不要再说了,死吧。”

    童颜的眼里生出遗憾的神情,然后笑了笑,脑袋一歪,呼吸就此断绝。

    柳十岁从废墟里艰难地坐起身来,喘息着说道:“有些疼。”

    他的胸口那道血洞极大,看着很恐怖,可以想见其痛苦。

    墨公的境界实力太强,如果不是剑被他用如此血腥的方法锁住,幽冥仙剑也很难如此顺利地杀死他。

    井九说道:“别撑了,走吧。”

    他是楚国皇帝,但在皇宫里杀死领旨而来的靖王世子,事后必然引发轩然大波。

    柳十岁做为他的贴身侍卫,终究是要死的。

    柳十岁抽出剑横在颈间,正准备用力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道:“陛下,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井九说道:“出去你便知道。”

    柳十岁说道:“那我先走一步。”

    井九说道:“在外面等我,不要走远。”

    柳十岁说了一声好的,双手微微用力,自刎而死。

    卓如岁伤势虽重,生命无忧,作为幻境里极出名的刺客,想必有办法逃离皇宫。

    离开之前,他也问了井九一个问题。

    “你的剑到底有什么古怪?”

    这说的是进入幻境之前,在白早修行的山谷里,他们曾经战过一场,当时卓如岁就觉得奇怪,明明井九的剑看着很普通,但每次相遇,便会让他的剑元运行凝滞一丝。

    那把铁剑的古怪很多,井九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说道:“我的剑有毒。”

    卓如岁想着他平日里的表现,摊手说道:“师叔,我觉得是你这个人有毒。”

    ……

    ……

    宫门里的这段安静,对宫门外的人带去了难以想象的焦虑,大学士再也无法就这样等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宫门被禁军用重木撞开。

    大学士挥袖斥开左右的劝阻,当先进入,看着眼前的画面,神情骤变,转身命令所有人退下,不得擅入。

    大臣与禁军们遵命退下,用布幔隔绝了内外的视线,大学士脸色冷厉看着这些事情做完,才再次转过身来。

    看着雪地上的血水还有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体微微摇晃,喃喃说道:“何必如此?”

    墨公坐在地上,浑身是血,闭着眼睛,已然死去。

    靖王世子坐在轮椅里,歪着头,已经没了呼吸。

    那位不离陛下半步的黑瘦侍卫也已经死了,胸口有个极大的血洞,咽喉上有一道恐怖的血线。

    大学士走到井九身前,只是如此短的距离,便用去了很多力气,脸上的皱纹深了很多,仿佛老了好几岁。

    井九神情淡漠说道:“靖王世子勾结墨公行刺朕,与这名侍卫同归于尽。”

    大学士自然知道这不是实情,陛下只是给自己一个说法,苦笑说道:“陛下……您为何要这般做?”

    井九说道:“靖王世子猜到了我的一些想法,所以他必须死。”

    大学士痛苦说道:“此事一出,靖王或者投赵,或者投秦,或者直接反了,楚国再难问鼎天下,陛下难道不在意?”

    井九说道:“皇宫外闹事的那些书生百姓,你应该很清楚他们在想什么。畏战避战没有错,是人之常情,但若想问鼎天下,只凭楚人不可行。”

    楚国太平日久,民风阴柔,都只想着被妥善安好,细心保存,免他苦,免他四下流离,免他无枝可依。

    这样的子民,只适合用来做子民,别的任何事情都不行。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些都可以改变。”

    大学士看着井九语重心长说道:“我虽然老了,但陛下您还年轻啊。”

    井九说道:“我只能改变身边的一些人,不能也不想改变世间所有人,太累,而且麻烦。”

    ……

    ……

    雪宫暗杀,都城生乱,有很多麻烦的后续需要处理,张大学士顾不得累,匆匆离开宫殿,自然没忘了吩咐人把雪地里的血水与尸体清理干净,就像多年前井九在晨光里遇到第一次暗杀那样。

    皇城外的骚乱、都城里的暗杀与放火,都被尽数镇压,满城尽是哭声与痛骂声。

    那些担心靖王世子安危的书生与百姓,被禁军逐散后,自然传播了很多流言,对井九颇为不利。

    比如雪空里的那些雷电,必然是天老爷对皇帝陛下倒行逆施的不满!

    很多大臣都在劝说大学士的手段不要这般强硬,还有十余名大臣更想借此生事,逼皇帝退位。

    大学士勃然大怒,直接把这些人全部下了诏狱。

    暮色深沉时,大学士再次进宫面君,把朝堂上的情况以及沧州方面的反应仔细汇报了一番。

    靖王世子进宫是真的想要弑君,问题在于现在他死了,皇帝陛下还活着,那么便没有人相信朝廷的说法。

    为了安抚民心,朝廷总要做些事情,皇帝陛下更应该做些事情。

    “废帝,或者逐出都可以。”

    井九把黑发拢至身后,用布带系好,说道:“但不要试图杀我。”

    大学士当然不会废帝,虽然他早就已经看明白陛下根本不想当这个皇帝。

    如果皇位空悬,那些没用的王爷必然会跳出来,远在沧州的靖王更不知道会做什么。

    他沉思半晌后说道:“陛下写个罪己诏吧,然后自幽冷宫。”

    井九说道:“可以。”

    大学士在心里叹了口气,起身向殿外走去。

    门槛在暮色里仿佛燃烧起来。

    踏过门槛的时候,大学士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转身看着井九,眼睛微亮说道:“陛下,您想不想生个儿子?”

    井九的回答非常简单而明确。

    “不想。”

    ……

    ……

    暮色渐深,夜色初至,殿外的血水混着雪水被洗掉,没有一点血腥味,甚至就连宫门都修好了。

    扑楞扑楞,青鸟展翅飞来,落在窗上,与井九对视。

    井九说道:“多谢。”

    他很少对人说谢谢,因为他很少需要别人帮忙。

    今日墨公踏进皇宫,青鸟便飞离了棋盘,站在了高处的檐角,用视角很巧妙地做了画面挑选——现实世界里的修道者只知道墨公死了,但没有看到他的出手,而当时童颜坐在轮椅上,背对着雪亭,也没能看到具体的画面。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任何帮助都需要回报,只不过有些时候回报是自己精神上的满足。

    青鸟不属于这种,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想明白一个问题。”

    井九说道:“讲。”

    青鸟说道:“墨公为何能够看见真实?”

    当时墨公站在雪地里,向着天空里的它看了一眼,便看见了真实。

    于是才会有雷霆落下,天劫生出。

    青鸟不忌惮这件事情,不然它不会在雪地上留下爪印,帮助墨公把真实看得更清楚。

    井九说道:“真实才能看见真实,而这样的事情,会在幻境里越来越多。”

    青鸟说道:“为何?”

    井九看着她的眼睛,若有深意说道:“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

    青鸟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了很长时间。

    如果墨公醒了过来,变成真实的生命,她这个青天鉴灵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还是说,自己在某些时刻发生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青天鉴里才会出现这些事?

    那个时刻是何时?

    青鸟想了起来,应该是她向白真人撒谎的时候。

    她看着井九的眼睛,带着一丝畏惧和一丝向往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