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朽神朝 > 第十一章 污蔑
    sun ar 08 14:14:45 cst 2015

    殷纣也不愣,手中拿着烫手的山芋,虽然不清楚庞成怎么知道了自己龙子的身份,但是迎面而来的各种法术的光芒眼花缭乱,他不得不退后。

    黑甲人杰等人追来,庞成尽可能的阻拦。

    殷纣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虽然不能飞翔,但步伐却是飞快,目标就是出口。

    一头青铜卫士持枪横扫过来,带着凌厉的呼声,想要将殷纣扫开。殷纣眼中精光一闪,右手握住一麒麟,与其对峙一拳。

    但这一拳,却让他脚步一滞。后面的人已经追过来。

    一女子唤出一卷风刃,却被旱魃玄功消解,随即被踹开。

    “拦住他,留下灵物果王!”凤珊珊终于到来,随手洒下大团的黑炎,燃烧一片虚无。

    殷纣运转旱魃玄功对抗,只觉得犹如置身一片炼狱,顿时间一声大吼,督军杖祭出,狂暴的雷蛟将黑炎扫来。

    庞成施展吞天术,收缴散人境的法器,在半空中熔炼成一门盾牌,为殷纣护航,同时传音说道“殿下,赶快祭练灵物果王,可以操纵白银卫士。”

    这话算是提醒了殷纣,他急忙分出一丝心神渗入灵物果王体内,强行抹去灵物果王那小的可怜的灵智,然后掐动灵诀。

    只见一丝丝的灵气化丝分散出去,向着后方因为失去操纵重新倒地的白银卫士而去。白银卫士得到灵气的补充,再次睁开双眼,站了起来,在殷纣引领下向着凤珊珊、黑甲人杰等冲了过来。

    殷纣脸色一片虚弱,强行操纵一个家主级傀儡,对于神识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庞成迅速来到殷纣身前,吞天口袋拖住殷纣摇摇欲坠的身躯,然后一个灵诀打入,两人终于冲出了裂缝,向着外界逃去。

    殷纣的心神还是留在白银卫士那里,虽然只是傀儡,但是面对三位巅峰人杰的围攻却丝毫不落下风,让他见猎心喜,想要留下白银卫士。

    于是白银卫士施展玄力震退众人,一个转身竟然也从裂缝中冲了出来。

    ……

    城后林,金色辇车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在金色辇车面前,一层类似于水质波纹的禁制突然一阵波动,从中冲出两人一傀儡,声势浩大,重重的砸入一处地面,折断了十多根参天巨木,让人咋舌。

    正是殷纣、庞成和白银傀儡。

    殷纣急忙将白银傀儡收入芥子手镯中,然后冲着金色辇车拱拱手,将此次收获的十分之九上交。

    另一边庞成也是依此照办,然后笑呵呵的走到殷纣身前,抱拳说道“龙子殿下,我是此次出征督粮官,冀州侯让我来寻你!”

    殷纣急忙抱拳行礼,然后带着庞成赶向自己的住处。

    经过询问才知道,不仅龙子随军出征是殷商王朝的惯例,一些列侯的公子随军出征也是老列侯家族的惯例。就例如此次的冀州候公子苏全忠,吞魂候公子庞成。

    庞成来这里是有一艘大翼战船的,所以约定好尽快离开这里。

    “殿下,如无意外,尽早离开。”庞成笑眯眯提出建议,然后离开酒楼。

    只剩下殷纣,他回到房间开始清算这次的收获。

    首先是可以直接吞食服用的灵气之果――朱果,有两枚;然后就是灵物果三颗,其中就有一枚灵物果王。

    庞成在离开的时候给出建议,说灵物果王可以选择不食用,而是炼制成“灵王心”这类法器,能够自动吸引天地灵气汇聚。并且灵王心能够操纵白银卫士,这才是让殷纣最为看重的一点。

    殷纣虽然手中有封神榜这个神物,但是毕竟自身的修为太低,只有散人中期的修为,其中朱果可以让他进入散人巅峰的境界,勉强可以说是应应急。他手中并没有多少法器,并且其中大多数还属于芥子手镯、灵兽圈这类辅助型法器,攻击手段严重缺乏。

    《阐经》中记载的炼器之法,名为心炼法,顾名思义是以天地为熔炉,布动心神进入刻画法阵。

    但这心炼法,却只适用于用天地灵物炼制法器,而不能接受不同材料之间的拼接。

    殷纣脸上抿嘴一笑,灵王心便是完整的灵物果王炼制而成,所以这个心炼法却是适合。

    阐经中的各种法阵,殷纣迅速的铭记着,第一次炼制法器,法阵的每一丝刻画都能够影响法器的性能。然后他开始掐动灵诀,让周身围绕的天地灵气发生变动。

    一片天地灵气在殷纣身前化形,变成一个炼器炉的模样,殷纣手指灵物果王,将灵物果王放入炼器炉中。

    一团阳火放入炉底进行煅烧。

    灵物果王身上的灵气越来越凝实,最后变成一枚灵果心状之物,这也就是灵王心的雏形,也就在这个时候就能够刻画法阵入内了。

    殷纣早已做好准备,在灵王心雏形形成的那一刻,御傀儡阵、小聚灵阵两个法阵就从他手心压制下去,在天地熔炉的压缩下进入灵王心的核心。

    一切做完后,就只需要掌握火候就行了,做完这一切的殷纣开始打坐修炼,只留一丝心神照顾着炉火。

    ……

    与此同时,在青阳镇镇南的王家,却因为家中灵山突然枯竭而陷入大乱中。

    王家是青阳镇大族,族中有一十八连脉峰,里面蕴含着丰富的地火真阳。却在昨天一晚,十八峰中的最后一峰突然之间灵气枯竭,里面所蕴含的灵气不知所故消失不见,造成大范围的震荡。

    尤其是家中人杰、家主全因为灵物果采摘离开,无人镇守。

    不过在王家人探查原因的时候,一只金色的乌鸦,却鬼鬼祟祟的从王家后院溜了出来,向着青阳镇飞过来。

    ……

    天地熔炉变成青紫色,里面蕴含的灵气混杂着热气变成一条条蛟龙,冲刷着灵王心,在灵王心上面打出自然地纹路。那些纹路流动着神秘的光芒,将灵王心中的杂质一点一点的蒸腾出去。

    整个过程需要极大的心神支持,让殷纣脸色发白,但好在很快一震清脆的鸣声响起,天地熔炉无声的消散,一只拳头大小的乳白色法器在半空中滴溜溜转动,充满着灵气。

    芥子手镯突然震动,白银卫士从中出来没入灵王心的纹路中,在上面刻下一个傀儡的条纹。

    殷纣大喜,将灵王心拿在手中把玩着。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窗砰地打开,鸦神跌跌撞撞的飞进来,一边乱叫着“呱呱!臭小子快把我脖子上的禁锢取掉,否则你就要大祸临头了! ”

    鸦神与昨日有着明显不同,身上的金色羽毛更加熠熠生辉,同时肚子大了一圈,让殷纣一阵疑惑。

    他收好灵王心,然后动手抓住鸦神,眯着眼问道“你办砸了什么事――火灵气怎么这么浓重?你吃了什么?”

    轰!

    回答他的是整个房间就想被巨人拔起一样,顶部突然露天,然后一艘艘小型飞舟出现在上空,旗帜在排排甲士中间飘起,上面显示着是――王家。

    “尔等宵小,竟然敢趁我家主外出之际偷我地火真阳,毁我灵脉,这是灭族之罪,还不授首认罪!”声音如铜钟般炸响,一个家主气息的强者脚踩祥云,向殷纣说道。

    酒楼被毁,立刻就惊动了原本窥伺殷纣极品灵石的那些散修,此时他们纷纷站了出来,冷眼旁观。有些甚至已经摩擦着手掌,准备伺机而动,捞些好处。

    “竟然是王銮王家主,这可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啊!”暗中有人出声,却正好解了殷纣的疑惑。

    殷纣冷冷地瞪了鸦神一眼,然后抬头对空中的王銮说道“欲加之罪,我可不曾毁你灵脉,从昨晚开始我便一直在房中修炼,在场很多人都曾看到我回来!”

    “恩?”王家主环视周围的那些散修,意思很明显,是想询问答案。

    强大的气场压制着在场的所有散修,很快就有散修开口说道“不,我昨晚没有见到他回来……”

    “对对对,他昨晚不曾回来,是今天早晨偷溜回来的……”有人愿意亲附王家,这样说道。

    “你们?”殷纣心中燃起怒火,没想到这些散修这么无耻,与自己无冤无仇却如此坑害自己,让他心寒。

    “什么我们,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还想狡辩吗?我早就看你贼眉鼠眼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竟然毁掉王家灵脉!”一个中年散修站了出来,指着殷纣大骂。

    王銮冷笑着看着殷纣说道“你还有话说吗?”

    殷纣不予反驳,反倒是动身一走,闪烁到中年散修身前,骤然出手,一拳震碎中年散修的经脉,然后召唤出白银卫士,想要放手一搏。

    庞成的战船在城外,想要在很快的时间内赶过来明显是不可能,殷纣想要冲出重围,只能靠白银卫士。

    见中年散修被杀,王銮,沉下脸,一挥手派出甲士“杀,我要让他形神俱灭!”

    一排排的甲士混合着散修冲向殷纣。

    殷纣站在白银卫士的肩上,指挥着白银卫士撇过其他人杀向王銮。在场只有王銮一个家主,只要拿下他,一切也就好说了。

    s大家放心,这段个人经历会很快过度过去的,只不过是想为殷纣的第一段战功做铺垫而已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