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春闺记事 > 第185节保胎
    大夫人又被大奶奶那边的丫鬟宝珠给请到了大奶奶的院子。

    大夫人也没有怪大奶奶娇气,依旧一脸的紧张来了。

    她不怕大奶奶多事,就怕大奶奶省事,身子不舒服不敢言,平白无故害了孩子。

    “是怎么了?”大夫人一进屋,看到大奶奶坐在床上,披着小袄,眼泪汪汪的。

    “……肚子疼。”大奶奶眼泪落得更狠了,“娘,我是不是没这个福气?好好的,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大夫人忙握住了她的手,声音轻松道:“什么大事,也值得哭成这样?”

    林蔓菁原不是个娇气的。

    只是怀了身子,人容易多愁善感。

    大夫人道:“……我派人去,请了你七妹来,给你瞧瞧。”

    京里的大夫,大夫人如今也只信顾瑾之了。

    大奶奶吸了吸鼻子,道:“七妹不是给娘娘瞧的吗?我可不敢,免得将来人说我要和娘娘比肩……”

    “谁这样说,就是最糊涂不过的。”大夫人笑着道。

    其实大夫人心里清楚,林蔓菁这是说二夫人呢。

    大夫人安慰林蔓菁,让她别担心,就派人去了顾宅。

    顾瑾之不在家,她去了药铺里。

    宋盼儿就问来人:“家里是谁要请七小姐?”

    来的是大夫人身边的春巧,就忙回答道:“是大奶奶。大奶奶肚子疼,怕是动了些胎气……”

    宋盼儿知道老宅那边的两个侄儿媳妇得子不容易。

    这是大事呢。

    她就忙对春巧道:“你去西门大街的药铺,寻七小姐便是。知道地方吗?”

    春巧说知道:“上次随大夫人去过一次。三夫人,奴婢这就去了。”然后给宋盼儿行礼告辞。

    宋盼儿让她快去。

    等春巧一走,宋盼儿对宋妈妈道:“将前年大舅老爷送来的那支老山参寻出来,我看看辰哥儿媳妇去。”

    宋妈妈就笑:“那支老山参是难得一见的百年参。现在送了。等大奶奶生了个大胖小子,您做了婶祖母,可送什么好?”

    以后的礼,都很难越过那支老山参去。

    那支老山参。是前年宋盼儿的娘家大哥送苏州带回来,送给宋盼儿的。

    宋妈妈让宋盼儿别那么大方。

    宋盼儿一想,这话也对,就道:“那您去库房瞧瞧,有什么好的药材,拿些来。”

    宋妈妈最后挑了两支五十年的人参,用锦盒装好了。

    宋盼儿让宋妈妈和海棠照看好小十和小十一,自己则带了慕青和芍药,坐车去了老宅。

    马车到了老宅的垂花门前。居然遇着了二夫人。

    二夫人穿了大红底万字不断头纹褙子。杏色福裙。头上的金簪熠熠生辉。还坠了明晃晃的耳坠儿,瞧着十分喜庆大方。

    她正好要出门。

    宋盼儿就啧啧赞道:“二嫂这身段,还跟姑娘时候一样好看。羡慕死我了。这是要去哪里?”

    宋盼儿开口的语气就很好,二夫人表情也和蔼。带了笑,道:“你这是来瞧蔓菁?”

    宋盼儿道是:“蔓菁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二夫人语气就冷淡了些。

    宋盼儿笑笑,又问她:“您这是上哪儿去?”

    二夫人表情敛了下,并不直接回答,而是道:“有点事出去……”却并不告诉宋盼儿她要去哪里,而后就匆匆错身而过。

    宋盼儿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心里犯嘀咕。

    是去袁家看四姑娘吗?

    到底不跟自己相关,宋盼儿想着,就抬脚进了垂花门,往大奶奶那边去了。

    大奶奶的东次间,三奶奶和五姑娘都在。

    大夫人在内室陪着。

    看到宋盼儿来,三奶奶和五姑娘忙迎上来,给宋盼儿见礼。

    “大嫂和大伯母在里屋。”三奶奶亲自替宋盼儿打起了帘子,把宋盼儿让里屋让。

    大夫人坐在林蔓菁的床边。

    林蔓菁则平卧在床上,阖眼养神。

    听到了脚步声,她忙睁开眼,挣扎着要坐起来。

    宋盼儿上前,扶住了她的肩头,笑着道:“你七妹去了药铺,春巧那药铺寻她了。我是从家里来的,先到了一步……”

    林蔓菁只得躺好。

    大夫人让人搬了锦杌给宋盼儿坐。

    宋盼儿坐下,问林蔓菁:“是哪里不舒服?”

    “说肚子疼。”大夫人微微蹙眉,对宋盼儿道,“吃了东西就吐,又泄肚子,然后就肚子疼。吐完、泄完算好的……”

    宋盼儿心里估量:是不是肠胃的问题?

    “……只怕是吃坏了什么。”大夫人也这样猜测,“我们到底不通医理,还是等瑾姐儿来了再说。”

    宋盼儿就笑着道:“瑾姐儿看病最是精准,蔓菁别担心。”

    林蔓菁露出一个苦笑。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顾瑾之终于来了。

    大哥顾辰之也跟着来了。

    兄妹俩跑得满头的汗。

    “蔓菁怎么了?”顾辰之跑进来就直接闯到了里屋,奔到林蔓菁床前问,“哪里不舒服?”

    大夫人就道:“慌什么?”

    然后才把林蔓菁的情况,说给了顾辰之和顾瑾之听。

    顾瑾之听完之后,坐下来诊脉。

    顾辰之满脸焦急,多次打断顾瑾之诊脉,不停的问:“是怎么了七妹?你大嫂有事没事?”

    大夫人见他这样不沉稳,轻轻咳了咳。

    顾辰之就尴尬挠了挠头。

    顾瑾之取脉,发现林蔓菁的脉滑而圆润,说明胎儿很健康;深按下去。然后再松开时,林蔓菁的脉鼓起来慢,中医里称“按之不鼓”,说明林蔓菁自己身正气不足。有点虚弱;再轻取的时候,她的脉有点沉涩。

    “大嫂,我看看舌苔……”顾瑾之对林蔓菁道。

    林蔓菁就伸出舌头让顾瑾之瞧了。

    舌质不红,说明非热。

    诊断了一番。顾瑾之让她又躺好,然后伸手轻轻按了按她的腹部,问她到底哪里疼。

    林蔓菁也说不好,一大圈都疼。

    最后,她说肚脐眼四周疼。

    “这是蛔积。”顾瑾之笑着对大家道,“不妨事的,大嫂肚子里有蛔虫,蛔上入隔,才肚子疼的。用些安蛔汤就好了。”

    众人皆错愕。

    他们心里都以为是动了胎气的。哪里知道。竟然是蛔虫。

    林蔓菁满脸通红。她低声道:“我从前也没这样过。”

    “从前身子好,才不易察觉。”顾瑾之道,“如今怀了身孕。全身的血都聚集子宫以养胎,身子里的气机因为缺血而不运。正气就不足。正气不足就虚弱。身子里潜伏的毛病,全都显露出来。您肚子里的蛔虫,也不是一两日的。您安心,我给您开个乌梅安蛔汤,对胎儿没有影响。”

    林蔓菁这才松了口气。

    大夫人和顾辰之等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乌梅安蛔汤是伤寒论里面的方子,由乌梅、干姜、细辛、黄连、当归、附子、黄柏、党参、桂枝等组成。

    “喝了安蛔汤,打出蛔虫,肚子就慢慢不疼了。”顾瑾之跟林蔓菁说,“大嫂以后要吃饭。因为您气血不足,所以气机不运,三焦不畅,脾阳不升,都没有胃口。可没有胃口也要吃,这样才能补正气。”

    她开了方子,交给大夫人。

    林蔓菁连忙点头。

    她问顾瑾之:“要不要吃些补气的药?”

    顾瑾之摇摇头:“肚子里有孩子,最好别吃药了。补气的话,多吃饭就好。一日三顿,每顿都要多吃些……您原就瘦。”

    林蔓菁又点头。

    开好了方子,煎了药喝下去,顾瑾之又给她取脉。

    没什么异样,顾瑾之就道:“照这个方子,再喝两剂就够了,不能多喝。”

    然后她和宋盼儿告辞离开。

    顾辰之不想走。

    大夫人却冷了脸:“快去!要是不去,以后也不准再去了,安心在家里念书。”

    顾辰之眼睛发热。

    这个时候,母亲有点不通人情。

    大奶奶也眼泪汪汪。

    可大夫人不松口,冷冷看着儿子。

    顾辰之只得从家里出来。

    被冷风一吹,人也精神了。

    当初是他自己做了选择,就应该坚持下去,否则没了意义。要是这样儿女情长,当初就不应该下决心的。

    他也知道母亲是为了他好。

    等顾辰之走后,大夫人才柔声安慰林蔓菁:“我知道你舍不得辰哥儿,我也舍不得啊!可有什么法子?”

    “我知道的,娘。”林蔓菁忙道,“相公做事,不能半途而废……”

    她很懂事。

    大夫人就含笑点点头。

    乌梅安蛔汤喝下去,林蔓菁又是一阵肚子搅动,而后却渐渐平静下来。

    次日早起,泻下七八条蛔虫,将她吓得半死……

    早上吃了饭,又喝了一次;中午再喝了一次,到了晚上,又泻下三四条……

    再吃东西的时候,肚子就不痛了。

    果然是蛔虫作怪。

    林蔓菁和大夫人都松了口气。

    三奶奶夏氏见如此,就知道顾瑾之精通各种病症。

    那么,这不孕呢?

    她有没有法子呢?

    三奶奶想着,心里就发热。

    她犹豫了几天,终于忍不住,对丈夫顾晴之道:“我……我想找七妹瞧瞧。七妹医术真神,什么病都能治好。万一我是有病呢?要是没病,我就安心拜菩萨;要是有病,早些治了……”

    顾晴之见她已经不忌讳这个,很热心积极,就道:“那行啊,我明日请了她来家里。”

    “还是去我三婶那边吧。”三奶奶道,“没有求人,还让人上门的。我又不是大嫂怀了身子走不动……”

    然后想了想,又问顾晴之,“大伯母会不会觉得我是瞧着大嫂有了身子,和她打擂,才这样?”

    “大伯母不是那多心的人。”顾晴之笑着道,“旁人我不敢说,大伯母却是能下保的,她只有高兴的份儿……”

    三奶奶就松了口气,笑了笑,打定了主意去找顾瑾之试试。

    ——————

    第三更了,补更11号的。求粉红票哒o(∩_∩)o~。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